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王爷你不爱我了吗?

    只不过不知为何,薛凝笑这三个字在薛府似乎是禁忌一般,很少有人提起,身边也有不少下人猜测说是因为薛凝笑身为养子却妄想独占薛府家产所以才被逐出了家门,她因为喜欢凝笑楼所以曾经问过爷爷几次,但是爷爷都避而不谈,只让她不要瞎想。  

  所以,在她眼里薛凝笑等于是一个谜,而现在这个谜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她朝着一头雾水的薛凝笑咧嘴一笑,嘴边的小虎牙竟让她看上去有几分稚气未脱。  

  “现在不就认得了,薛兄,我很喜欢你的凝笑楼,下次我去可得让我见识见识藏了多少美人呐!”  

  “怎么沈将军倒也喜欢美人?”  

  薛半谨笑着拍了拍他肩膀。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皆有之啊!”  

  薛凝笑嘴角一僵,这话听着可真是怪异啊,沈兮卓,果然是每次都出人意料啊,他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人真的杀人不眨眼?  

  薛半谨一低头看到自己手臂上的守宫砂,忽然想起自己的计划,随即往左长临身边走近几步,左长临不动声色地拧了眉宇,六月天气她方才那么一番折腾,现在身上全是马厩里的味道,仔细看发现她发髻上还有根稻草。  

  “王爷,上次说到守宫砂的事,我看我们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来商讨一下如何让它消失吧!”  

  她边说着还边朝左长临抛了几个媚眼,身旁的月香和薛凝笑被她大胆的话语给惊得说不出话来。  

  “哦?爱妃确定?”  

  “那是自然,我与王爷这般恩爱,这王府里早就该添几个娃娃了,王爷,你我年纪都不小了,得好好努力了!”  

  她说得一脸认真,展开双手便想抱左长临,左长临一个闪身避开,薛半谨扑了个空,脸上的神情有些委屈。  

  “王爷为何要躲开?可是不爱妾身了?”  

  “现在还早,这事晚膳过后再说吧。”  

  “可我就喜欢白日宣淫啊!”  

  薛凝笑忍不住笑出声来,左长临眉头拧得死死的,薛半谨一脸无辜,她好不容易记住了一个成语的意思,照理说用在这里也没错,但是哪有人用这词形容自己并且还这般理直气壮的啊?!  

  薛半谨尝试了好几次都碰不到左长临,有些气馁。  

  “王爷,你我之间的恩爱是真的么?”  

  “自然。”  

  “那你为何不让我碰你?人家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她说着脸上竟还浮现出几分羞涩的红晕。  

  “你看,反正我外衫都脱了,不如你也将衣裳脱了吧…”  

  说着便要去脱左长临的衣裳,左长临忍无可忍地退开好几步,然后朝着薛凝笑道:  

  “你方才不说有事找我商量么?去书房说吧!”  

  然后便率先走开了,薛凝笑憋着一肚子笑跟了上去。  

  “唉,别走啊王爷,王爷,王爷等等我…”  

  左长临明显加快了步伐,薛半谨嘴上喊着等等她,其实压根没跟上去,待他的身影消失后,撑着腰笑得一脸欢快。  

  一旁的月香以为王妃这是被王爷拒绝了所以强颜欢笑,小声安慰道:  

  “王妃,王爷想必是担心您的身体,您的伤口还没好全呢。”  

  薛半谨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拍了拍月香的肩头。  

  “我知晓的,我就是稍微难过一下,待会就没事了。”  

  “马上就要用晚膳了,王妃,奴婢陪您回去沐浴更衣吧?”  

  “额,待会先去用了晚膳再沐浴吧,我有些饿了。”  

  其实是想在膳厅再气气左长临,他有洁癖,她就偏偏要这副样子出现,关于守宫砂这件事如果由他先提起那么被动的就是她,所以才要主动出击,毕竟现在天时地利啊!  

  左长临啊,如果觉得气愤就尽快将我赶出王府吧,大家也好各自安生啊!  

第十一章 王爷你不爱我了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