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命不该绝

    等念念再次醒来,四周一片惨白,鼻息里满是消毒水的气息。

  这是哪儿,天堂还是地狱?自己死了吗?

  “念念,念念,老天保佑,菩萨保佑,圣母玛利亚保佑,你总算醒了!”

  一听这标志性的祷告,念念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莺姐,这是哪儿啊?”

  简莺一双红肿的眼睛映入了念念的眼帘,“还能是哪儿,医院呗!见过傻的,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他们大老爷们儿打就打呗,你跟着瞎起什么哄啊,还撞墙自寻短见,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吗,有几条命可以这样糟践?”她连珠炮似的劈头盖脸把念念一顿臭骂。

  念念也不驳她,撑着想要坐起来,“鑫哥哥呢?”

  简莺一声长叹,“哎,自己都这样了,还有心惦记别人,说你什么好呀?放心吧,他回省城了,毫发未伤!”

  “那就好!”念念松了口气,一阵眩晕,又重重地仰倒在床上。

  简莺索性坐到了床边,拉着念念柔弱的小手,满是关切,“说吧,和他到底怎么回事?”

  念念抿着嘴苦笑道:“没什么,都过去了。”

  她说得云淡风轻,可心里清楚得很,她和吴鑫,怎么会就这样过去?醒来最想见到的人不在身边,他误会了她,抛下她回了省城,怕是再也不会原谅她了吧!

  见念念不想说,简莺也不再追问。每个人都有不想提及的过去,就像是心头的刺,每触动一次,就会扎得更深。简莺是个识趣的人,虽然有颗八卦的心,但也绝不会刨根问底去强求。

  “别想太多了,这次平安醒来,以后可不许这样胡闹了,不然莺姐头一个饶不了你!”

  念念握了握简莺的手,“莺姐,谢谢你,又给你添乱了!”

  简莺假装嗔怒,“说什么呢,我们俩谁跟谁,再说谢,我可真翻脸了!”

  念念终于乐了出来,虽然心里有说不尽的酸楚委屈,可有这样的好闺蜜陪在身边,日子便也不那么难熬了。

  亏得海皇天的包间隔墙是板做的,中间夹着隔音棉,要真是实墙,念念恐怕真要香消玉殒,一命呜呼喽,也算是她命不该绝吧。

  她的力道不小,撞得不轻,受了皮外伤,还伴有脑震荡,头一直昏昏沉沉的,时不时犯恶心,一点食欲也没有。

  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一个星期,简莺一直寸步不离地照顾着,还打趣道:“你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怀孕了呢!”

  念念只是笑着,并不理她。怀孕?要是真能替吴鑫生个宝宝,那她死也瞑目了!只是整整一个星期,吴鑫都没再露面,连个电话也没有,他是真的不要她了吗?想到这儿,念念心里泛起一阵酸,五味杂陈不是滋味儿。

  又休养了几天,念念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能吃些清粥小菜,头也不那么晕了。本就瘦弱,住了这些天的医院都没好好进食,脑门上又缠着厚厚的纱布,衬得巴掌大的小脸更加苍白羸弱了。

  看天气不错,简莺提议道:“我推你去草坪上晒晒太阳吧!瞧你的脸,比纸还白,再不晒晒太阳见见光,都该发霉了!”

  简莺一向毒舌,可心肠比谁都热。念念也跟着打趣道:“行,我现在就是个半残,一切还不都听莺姐吩咐,你往东我也不敢往西啊,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

  “嘿,能贫嘴了,看来好得差不多了,我这个老妈子也能功成身退了!”

第二十九章 命不该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