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以死相挟

    秦政功一下子就不好了,整个人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瘫软下来。  

  虽然在酒吧就看出念念和吴鑫关系不一般,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幻想,想着念念只要不跟吴鑫走,假以时日,他定可以感动她。  

  只是现在被她直接拒绝,一点希望也没给他留下,还说是自愿跟着吴鑫的,叫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明面上是海联集团的总裁,可谁不知道海联的江湖背景,说不定他的手早就沾满了鲜血,跟杀人魔头也没什么两样了!你非要去找这种刺激,每天过刀尖舔血的日子才好是吗?他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他给不了的安定安全我还可以给你。念念,跟我走吧,江湖不是那么好混的,我们躲得远远的,过我们的逍遥日子不好吗?”秦政功一直以来都保持着儒雅谦和的贵族范儿。可为了念念,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控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这就是爱吧。  

  念念本对秦少并不反感,可听他这么一说,把吴鑫贬得一无是处,自然怒从中来,秀气的五官也拧了起来,两道黛眉一挑,杏眼圆瞪,全然没有一点客气,“够了秦少,你的好意念念心领了。念念也说过了,跟着鑫哥哥是自愿的,以后的路是念念自己选的,过成什么样都认了,就不劳烦秦少挂念了!”说罢径直走向吴鑫,揽上了他的胳膊,“鑫哥哥,我们走吧!”  

  吴鑫瞥了眼念念,略微怔了一下。刚才,念念的话是在反驳秦政功吗?她是真的看不惯想替自己出气,还是想保护秦政功,怕他再次受伤?  

  爱情里的男人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女伴不够好,觉得撑不起面子带着掉价。女伴太优秀了,炙手可热,又开始患得患失,瞻前顾后起来。吴鑫虽然城府远超同龄人,可在爱情面前,和那些痴男怨女没什么两样,直接智商情商双降了。  

  念念拽了拽他,见他呆站在原地不动,不明所以地唤了声:“鑫哥哥……”  

  吴鑫脑子里快速掠过念念的脸庞。小时候可爱无邪的,再见时浓妆艳抹的,醒来后楚楚可怜的,打扮后娇俏动人的,在秦政功怀里惊慌失措的,又脑补出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淫荡下贱的模样。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念念,他今天必须弄清楚!  

  甩开念念的手,吴鑫一瞬不瞬地盯着秦政功,眸子里渗出的寒意瞬间把空气都冻结了,“既然秦少这么志在必得,总要给秦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不要辜负了他的一番美意才好!就依秦少说的,今天活着出去的,带走念念!”  

  念念心里大呼不好,还想拦他,“鑫哥哥……”  

  吴鑫转头瞧了眼念念,一手揽住了她的纤腰,“怎么,舍不得了,心疼了?好,我让他一只手,免得大家说我吴鑫欺负弱小。”  

  他笑了,阴惨惨的,带着死亡的气息,让念念全身发颤,攥着他的胳膊拼命摇头,“不要,鑫哥哥不要啊!”  

  念念真心怕吴鑫受伤。从小到大,虽然享受着他的保护,甚至喜欢上了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可念念还是不希望他和别人起冲突。她知道,每次打架都有风险,他不能保证常胜,而她宁可做个懦夫跪地求饶,也不忍心看他受一丁点伤。  

  念念的担忧被吴鑫解读成了另一种意思,她在怕,她想保护秦政功!  

  怒火腾地一下烧红了他的眸子,吴鑫全身紧绷,伸出食指朝秦政功勾了勾,“秦少,我再让你三招,你先动手。”  

  挑衅如此,秦政功自然不会相让,卷了卷袖子准备应战,“吴总,那秦某就不可气了!”  

  疯了,他们都疯了!念念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够了,你们都够了!当我是什么,有把我当人看吗?如果非要这样,那我不如死在你们面前,一了百了!”说罢,她猛地冲向了白墙,一头撞了上去。砰的一声闷响,墙上溅开了一朵猩红的血梅。  

第二十八章 以死相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