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久违的温暖

    念念动作很利索,麻溜地下了床,重新梳了个花苞头,拉了拉衣裙,便低眉顺眼地站到了离吴鑫三步远的地方,小心翼翼地说道,“鑫哥,我好了!”  

  吴鑫眉头微微一皱,斜了她一眼,“你脸上这是什么鬼?身上一股子烟酒臭,去洗洗!”  

  念念摸了摸脸颊,又闻了闻胳膊,一脸受伤。明明只画了个眼妆,上了点唇蜜好吗,有那么难看吗,让他嫌弃成这样!虽然在酒吧少不了吸二手烟,可她身上也没什么味道啊,什么烟酒臭,是他鼻子不灵了吧!  

  吴鑫从床前凳上拿起一套衣服递了过去,“洗完了先换这个,明天会有设计师来给你量尺寸定做。”  

  念念看着他,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他什么时候准备的衣服,自己昏睡的时候吗?设计师量身定做?她要在这儿常住吗?  

  脑子里的问号越来越多,搅得她心里长了草,傻傻地攥着衣服一动不动。  

  “怎么,还要我动手帮你洗?”见念念愣着出神,吴鑫剑眉挑了挑。  

  他的话一下把念念迷糊的大脑叫醒了,“不用不用,我自己来!浴室在哪儿?”  

  吴鑫大手一指,她抱着衣服急急忙忙冲进了浴室。  

  砰地一声关上门,念念捂着胸口,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看着镜子里脸颊上的两团红晕,想着门外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念念羞赧地咬着唇笑了。  

  其实,在酒吧遇见他,念念就想冲上去,告诉他,她有多想他。  

  他说要带她走,念念心里悲喜交加。过了这么多年,她的骑士终于重又现身,只是态度和之前判若两人。她不知道,跟着他走,将来会如何。她更害怕,今时今日,她的身份会拖累了他。  

  矛盾充斥着内心,让念念举棋不定,而吴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则激起了念念心头的火。她守了八年,等了八年,好不容易敖来了重逢,他又凭什么要这样对她?  

  当初在生日宴上,明明就是一场误会,他为什么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给她?  

  吴鑫啊吴鑫,你无情,我无意!念念索性和他对着干,唱起了对台戏。  

  可如今,还是棋差一招,成了他的“阶下囚”,只是没想到他原来还是那么傻。傻傻地为了见自己,连饭都不吃;傻傻地一意孤行,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傻傻地替自己准备衣服,安排生活。吴鑫,你真是个傻瓜!  

  这边念念躲在浴室里春心萌动,那边吴鑫也是心潮起伏。  

  刚才那小女人分明还是木讷的待机状态,一秒钟就满血复活,闪电般地冲进了浴室,这让吴鑫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时,只是看到她娇小的背影一晃,听到砰的一声,门关上,一切都噶然而止了。这个丫头,还是这么风风火火。  

  吴鑫盯着紧闭的浴室大门,嘴角略微抽动,不觉浮出了一丝笑意,可爱单纯的小女人,真好!  

  许是觉得让吴鑫久等不合适,念念不过刻把钟的功夫就从浴室里出来了,换上了他事先备好的衣服,一条大红色的连衣裙。  

  没料到她会这么快,吴鑫正叼着烟,坐在窗口的懒人椅上望着窗外出神,听到身后的动静,才猛然回头。  

  念念在浴室门口站定,一袭红裙,亭亭玉立,正如他初见她时的模样。  

  她的脸颊白里透红,像极了成熟的蜜桃,嫩得掐得出水来。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氤氲的水汽,晶亮的杏眼蒙上了一层白雾,略显朦胧。  

  这回,她倒是自觉地把头发也洗了,湿哒哒的用白毛巾包成了一个大大的粽子顶在头上。额前几缕青丝顽皮地从毛巾里逃脱,耷拉了下来,略微滴着水。水珠不偏不倚落在她高挺的鼻梁上,灯光一照,闪着莹亮的光,仿佛珍珠嵌在立体有型的玉盘上,美得叫人挪不开眼。  

  “鑫哥,我洗好了。”她朱唇微启,柔声细语像是春风吹拂下的杨柳枝,掠过了吴鑫的心扉,搅得他心痒痒。  

  他夹着半截香烟左右张望,没瞧见烟灰缸,索性把烟扔在地板上一脚踩灭,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念念轻轻应了一声,低垂着眼帘,乖乖走了过去。  

  他的大手轻轻按住她柔弱的肩头,让她在窗前的懒人椅上坐下,又不知从哪里变出了电吹风,打开她包裹头发的毛巾,用梳子轻轻理顺,粗手笨脚地替她吹了起来。  

  念念心里咯噔一下,一股暖流从心里汩汩涌出,占据了她的整个心房。鼻子一酸,眼泪竟不争气地淌了下来。  

  不管之前他多霸道,让她多不堪,此刻,她的鑫哥哥真的回来了,她终于重拾这久违的温暖。  

第十八章 久违的温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