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钓鱼式提问

    苏念尘便倚着助理的有利条件,留意研发部的情况。她很快便弄明白了,每一种药的最终配方,只有两个人知道,研发部经理和蒋皓苍,每个项目都被分割成为若干小项目。这些小项目看似互不相干,实则相互依存。项目组的每位员工都与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  

  因为事关公司的重大利益,研发部经理自然是蒋皓苍的心腹,想从他那里入手,应该难上加难。况且,苏念尘自问,再没有时间和精力寻找新的突破口。眼看着,距离专家来诊的时间越来越近,而她连配方的影子都没见着,苏念尘心急如焚。  

  自从那次酒后夜宿蒋皓苍家以来,她似乎成为了他的私人助理。不光上班期间,他要求随叫随到,就是下班时间,哪天他肠子不顺,总要突发奇想,让她穿过半个城市,给他去送某牌子的矿泉水。  

  这样搞得她很累,回家几乎倒头就能睡。再没见郭小北,就连她打来的电话,她也嗯嗯呀呀,好像随时都会睡着一样。  

  一开始,郭小北还怀疑,苏念尘和蒋皓苍上床了,可是知道苏念尘都累成狗了,绝逼不是一个男人对待自己女人应有的态度,便打消了疑虑。  

  这天,蒋皓苍请研发部的员工吃饭。苏念尘敏锐地意识到,苏南川要的药有新进展了。可是,蒋皓苍并没有说明让她参与,她不敢说话,生怕被蒋皓苍发现她意图不轨。  

  下班后,蒋皓苍带着全体研发部去了H市最奢华的沁阳府,苏念尘独自出来,没有了蒋皓苍不近人情的奴役,她反倒空落落的。  

  苏念尘,你这是有多喜欢被虐,没有他的使唤,你倒浑身不自在了?  

  郭小北来电,她十分希望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她能约她出去聊聊。郭小北闲得发慌,也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苏念尘今天晚上不加班,不用跑去送矿泉水。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再去酒吧消遣一下。  

  因为郭小北再没遇到某个激情购物的中老年追求者,郭小北舍不得去好一点的地方,便选了家中档酒吧。  

  苏念尘进去,扑面而来的便是嘈杂的音乐和到处散发的酒味儿。她皱着眉头,“郭小北,你敢不敢去上次那个地方?”  

  郭小北诚恳地说,不敢。  

  苏念尘睃了她一眼,你能有点骨气不?  

  郭小北果断回答,不能。  

  苏念尘没由来想起上次喝酒的事儿来,若不是郭小北那张破嘴,惹了事儿,大摇大摆走掉,她怎么可能为了不付账而被蒋皓苍灌醉?  

  她凭什么要用自己的清白替郭小北买单?  

  “郭小北,你欠我一瓶拉菲。”  

  郭小北贼兮兮地说,“你是清白没被毁,才会可惜那瓶拉菲吧?”  

  若说不是,那就等于承认她和蒋皓苍有关系,如果说是,那不是表明自己希望和蒋总不清白吗?  

  苏念尘只知道有钓鱼执法,今天才见识了钓鱼式提问。无论她怎么回答,横竖都是坑。  

  郭小北当然不会止步于清白不清白,她接着对苏念尘进行更深层次的批判,“你说你,这么好的模样,那天那么好的气氛,蒋皓皓苍又给了你那么好的机会,你说你怎么就没把他拿下呢?这几好都没被你促成一件好事儿啊?你特妈是情商不行,还是性趣怪异?”  

  苏念尘……  

  郭小北突然很警惕地向后退一步,“哎呀!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苏念尘“噗哧”一声,很想吐她一口老血,可惜嘴里只有酒和口水,便含恨咽了下去。  

  苏念尘有些想念郭小北的祖宗,怎么不把这货带走呢?  

  两人喝一杯,便去跳一会儿劲舞,出一身汗,酒便散了多半儿。玩到十点多,有两个胳膊上有纹身的男人过来,请两人喝一杯。  

  苏念尘知道这人来者不善,便笑道,“抱歉,我们有事这就走了!下次再见。”  

  其中一个男人拍拍苏念尘的肩膀,斜眼盯着她,“不给哥面子?”  

  苏念尘没回答,拉起郭小北就出来。两人站在马路边上拦车。恰好这时,苏念尘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蒋皓苍的,再看竟然有十几个他的未接来电。她心里叫声不好,连忙把电话接起来,“蒋总。”  

  “为什么不接电话?你在哪里?”蒋皓苍声音不高,但语气里透露着愤怒。苏念尘忙解释,“我在月亮谷酒吧喝酒,因为很吵……”  

  “快跑!那两个人追来了!”郭小北不顾苏念尘正在接电话,拉起她就跑。苏念尘握着手机跟着郭小北跑。  

  因为两人相对人高马大的两个男人而言比较灵活,两人嗖嗖地从车子中穿过,然后拐到一条小巷道里,死命地跑。  

  跑了好一阵子,郭小北回头一看,对方没追过来,停下来,扶着膝盖直喘气。苏念尘也被吓得不轻,好不容易安全了,感觉脚裸疼得厉害。她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鞋跟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她回头看了一眼,想看看视线范围内能不能找到那个掉落的鞋跟。一扭头,却见有个男人笑着向两人走过来。  

  苏念尘顿时惊慌失措,“郭小北,跑!”两人本能地向相反的方向跑过去,刚跑出十多米远,另一个男人出现在前方。  

  两人有些绝望了。苏念尘和郭小北几乎不约而同地退在墙角,并且本能地喊,“救命啊——救命啊!”可是,两人的喊根本没有用。  

  两个男人悠闲地点燃一支烟。其中一个指指四周,“这片住宅正在拆迁,人都搬走了,房子是空的。再喊,也不会有人来,最多有老鼠吧!”  

  苏念尘止住喊声,四下看了一圈,果然如此,前面有几幢房子已经拆成一堆破砖烂瓦了。  

  两个男人扔掉烟头,对视一眼,便向两人过来。苏念尘的衬衫被其中一个男人拽住,她拿着包包不停地打那个男人,可惜力量有限,犹如隔靴挠痒。  

  那个男人拽着她走到一扇门前,拿脚去踹门。苏念尘瞅着这空档,使劲地冲那男人的裆部踢过去,男人惨叫一声,捂着命根子直跳。  

  苏念尘只有一个念头,跑!可是,她还没撒开腿,就看到郭小北抱着胸,死命地抵抗另一个男人的撕扯。  

  苏念尘蹿在他身后,用手机砸向那个男人的脑袋。正这时,被苏念尘踢了命根子的男人赶过来,揪着苏念尘的头发,一口气打了六七个耳光,然后一脚把苏念尘踹倒在地。  

  男人喘着粗气,“妈的!老子让你喝杯酒,又不是要你的命,跑什么跑?给大爷甩脸子啊?你他妈是谁啊?长得漂亮,就以为你是仙女啊!你也不打听打听,这H市有没有人敢不给老子面子!”  

  说完,他不解气,把苏念尘拎起来,又推倒在地。苏念尘满是惶恐与疼痛,顾及不到平衡,一个趔趄,仰面摔倒,后脑勺磕在一块砖头上,头一偏,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郭小北见苏念尘晕了过去,不由失声痛哭,“念尘!”她双眼如刀子般盯着两个男人,“你们把她弄死了!”  

  两个男人也有些害怕,因为喝酒,弄出人命,岂不是玩大了?  

  正这时,两个男人被人从后面踹倒,紧接着,棍子上来,一通乱打。两个男人只是本能地用手臂抵挡,以保护好脑袋不受伤害。可惜,来人好像怀着灭门之恨,下手狠而准。两人很快没了躲避能力,直挺挺躺在地上,任棍棒毒打。  

  蒋皓苍打到精疲力尽时,把棍子一扔,对许源说,“这里你来处理。”他抱起苏念尘便往医院跑。  

  蒋皓苍把苏念尘送到最好的医院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检查,确认没事后,苏念尘被送到特护病房。  

  许源报了警,由警察把两个男人带走,他又带郭小北去派出所录了口供,然后再三询问郭小北,“郭小姐,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郭小北摇摇头,“我没事。我想去看苏念尘。”  

  许源笑道,“苏小姐有蒋总守着,你放心好了,我们还是等消息吧。”于是,他送郭小北回家,然后,他电话给蒋皓苍,告知处理结果。  

  苏念尘醒来是半夜。她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窗外白色的月光照着屋里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与先前昏暗的巷道形成鲜明的对比。苏念尘扭头看到蒋皓苍趴在她的床边,睡得正香。不知为什么,她心里突然一暖,若不是他来,她会落个什么样的结果,不敢想像。他看起来冷酷无情,然而,对她,他总是有些许不经意的温情。  

  有他在,她的心安稳而熨帖。几小时前的一切,已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现在他在,她便放心了,听着他均匀的鼾声,安然睡去。  

  再醒来,天已大亮。蒋皓苍双手插在裤兜里,皱着眉头,听大夫的汇报。大夫走后,他才转过脸来,“为什么去那种地方?”  

  苏念尘想问,哪种地方?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你很喜欢喝酒吗?”  

  苏念尘无言以对,娘的!我好歹也是病号吧?你追究责任也用不着这么迫切吧?  

  等到他责问完毕,苏念尘说,我要出院。  

  蒋皓苍断然拒绝,“不行。”  

  苏念尘,“我要出院。”  

  我要出院。  

  ……

第八章 钓鱼式提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