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卖身不卖艺

    临近下班,郭小北打电话来,“亲,我去接你。”苏念尘的心噔噔跳了两下,她没跟她说自己离开前台了呀?怎么突然受到这种待遇了?苏念尘很警惕地问,“这是为什么呢?”  

  “宝宝心里苦,想找人倾诉。”  

  苏念尘放心了,原来自己是要去当树洞呢!她果断拒绝这份光荣的差事,“我下班去医院。你还是找别人吧!”  

  郭小北听苏念尘这么无情的拒绝很生气,“苏念尘你丫太没良心了!想当初,——”  

  “好吧。”苏念尘最害怕郭小北提想当初这三个字。想当初,郭小北不忍心丢下苏念尘,一个人跑去约会,总是带着她,结果,苏念尘照亮了郭小北的前男友,而毁灭了郭小北的爱情,使得她至今木有嫁出去。  

  苏念尘自己也怀疑当初自己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挤了。惊艳了人家娃的时光,没温柔了人家的岁月。  

  坐在郭小北的popo上,苏念尘说,“去医院。”  

  郭小北二话没说,载着苏念尘去医院看望苏妈妈。  

  从医院出来,天色有些暗下来,夏日的晚风吹过,苏念尘长长地松了口气,“说吧!宝宝有苦你就说出来吧!”  

  郭小北的下巴支在方向盘上,呆呆地看着前方,“有个顾客向我表白!”  

  苏念尘有些无语,“郭小北,你很卑鄙。有人向你表白,这是好事儿,你苦个毛啊!拿这个博人同情!滚出吐槽圈。”  

  “他说,要和我携手白首,不能同生,但求共死。”郭小北突然扭过头来,看着苏念尘。  

  苏念尘很高兴,这人能够这么诚恳地向郭小北示爱,这次,绝对不受郭小北的鼓动跟她出去约会,以免她把恋爱失败的账算在她的头上。  

  她兴奋地搂着郭小北的肩膀,“太好了!小北,很高兴你能开始新的恋情。希望这次,你们能走在一起。祝福你。”  

  郭小北幽幽地说,“你真的替我高兴?”  

  苏念尘摸摸郭小北略显圆润的脸,“当然。你高兴,我就高兴。”  

  “可是,”郭小北猛地拍着方向盘,“我不高兴。这个男人他五十多岁了,他要跟我共死!如果他六十多岁挂了,那我岂不是只剩下十年的活头了?纵使他有万贯家财,我也很亏,很亏!”  

  苏念尘一下子被惊呆了。这真是个奇葩倍出的年代啊。五十岁的老年人哪来的自信向一个能当她闺女的女生示爱?  

  郭小北可怜兮兮地说,“苏念尘,我很受伤。难道郭小北目前只能吸引五十多岁的老头子?”  

  苏念尘突然想到自己苦逼地站了一上午,有些心不在焉地安慰,“是他眼瞎。”  

  “他——,眼瞎?”郭小北瞪大眼睛,恨不能一口吃掉苏念尘,“你的意思,他要是不眼瞎,都看不上我?”  

  苏念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她连忙笑笑,“我的意思是,你,你,”苏念尘素来最讨厌圆场神马的,她急中生智,“你老少皆宜。”  

  郭小北转怒为喜,“我们去酒吧!我就不信,没有个年龄相当的娃看上我!”  

  苏念尘说,好。  

  你请我。  

  苏念尘说,好。  

  郭小北的思维有些混乱,还是我请吧,你的钱有用。  

  苏念尘完全相信了,郭小北果然被这个老头子雷得不轻。  

  郭小北思维混乱的结果是,带着苏念尘去了一家全市最贵的酒吧。据扯,里面的酒没有四位数以下的。苏念尘听过但没来过,她很惊讶地摸摸郭小北的额头,“你,确定你的脑子是清楚的?”  

  郭小北诡异地一笑,“那个老头子,一下子买了两万块钱的货,够我们纸醉金迷一下下。”  

  呃,苏念尘友情提示,“人家这是拿钱砸你。没砸中,万一退货呢?”  

  虽然,她也很想纸醉金迷一下下。  

  郭小北白了她一眼,“人活着,最后都要死,照你这么说,那岂不是都不要活了?”  

  苏念尘……  

  两人选了个不起眼角落里坐下,郭小北点了两杯红酒,轻轻地和苏念尘一碰,“来!冲冲晦气。”  

  苏念尘喝了一口,继续安慰郭小北,“也不算晦气,至少,还是个人类。”  

  郭小北噗地一声,嘴里的酒差点吐出来,她又咽回去,贼贵贼贵,一口就好几十吧?“苏念尘你是安慰呢?还是损我?”  

  苏念尘扫了一眼舞台上拉小提琴的女子,暗想,不晓得这里一晚上能挣多少钱?  

  郭小北顺着苏念尘的目光看过去,嗤之以鼻,“别以为,你小提琴拉得好,就可以来这里挣钱。这里卖艺的都是名角。”  

  苏念尘听了,暗自叹了口气。  

  郭小北很猥琐地盯着苏念尘的胸部,“明明可以靠胸吃饭,为什么要靠辛苦呢?苏念尘你应该抓住我给你的这次机会,来这里的都是有钱人,也许会被人看上,你妈妈就有救了。”  

  苏念尘倒抽了口凉气,“你滚!”  

  这个郭小北,反反复复用妈妈的病来考验她的道德底线。这个小婊砸,虽然她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救妈妈,但不到万不得已时,她不会出卖自己。  

  正在说话间,有个男人过来,“二位美女,可以一起喝一杯吗?”  

  郭小北迅速判断了一下对方的身份,从衣着品味,以及拿着酒杯的手腕上那块手表看来,身价不菲。她马上优雅地冲对方举举酒杯,“不胜荣幸!”  

  然后,她微笑着看向苏念尘,“念尘?”  

  苏念尘这才回过神,跟着郭小北站起来,微微一笑。  

  男人跟苏念尘和郭小北碰杯,轻呷一口,“两位若不嫌弃,我们到那边喝。”  

  郭小北连忙道,“好啊!”  

  然后,她轻轻碰了碰苏念尘,示意她跟着走。  

  苏念尘跟着走到另一个角落,见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他正低头晃着杯里的酒,听到有人来,抬起头,笑道,“老早就看到你了,让我的朋友请你过来,希望苏小姐不要介意。!”  

  原来,那人竟然是白天的许源。苏念尘连忙道,“不介意。”  

  许源指指请她们过来的男人,“我朋友方帜远。”  

  苏念尘便介绍郭小北,认识过后,这才坐下喝酒。先由许源分别和郭小北苏念尘喝,又由方帜远和两位美女喝。接着出于礼尚往来,苏念尘和郭小北分别和两位男士喝。  

  酒喝得有点快,苏念尘有些晕。不想郭小北兴致勃勃地提议,“我们猜拳喝吧!”  

  呃,这么高雅的地方,猜拳,郭小北,你丫能不能再俗一点?苏念尘知道这货有些晕了,忙踢了踢郭小北。  

  郭小北扭头,嘻嘻嘻一笑,“别踢我!我知道你又笑我俗,来高雅的地方玩俗气的游戏,这是雅俗共赏,好不?亲。”  

  原来,雅俗共赏是这个意思。  

  苏念尘……  

  许源一拍手,“好,看来郭小姐是性情中人,这个提议我喜欢!”  

  于是,三个人猜拳喝酒。苏念尘枯坐在一边,听着台上拉小提琴,偶尔关注一下郭小北的战况。可是,郭小北延续了老年追求者给她带来的晦气。不但情场失意,赌运也不佳,接连二三地输。方帜远和许源出于绅士风度,还替她喝了不少。纵然如此,郭小北也是醉意十足。  

  苏念尘不能假装不认识她,“缓缓再喝。”  

  郭小北拍了拍苏念尘,“你以为我喝多了吗?”苏念尘当着外人的面,自然不便揭穿郭小北,“你没多!是他们两位先生喝多了!”  

  她抱歉地冲对面的许源和方帜远笑笑。两位男人很有风度地跟着附和,“郭小姐海量,我们甘败下风!”  

  郭小北咧嘴笑道,“我还替你们喝了好几杯!”  

  苏念尘听这么不要脸的话很想找个地缝,让郭小北钻进去。她拉拉郭小北,“我们先回吧!”郭小北甩开苏念尘,“我没喝尽兴呢!”  

  然后,郭小北看看许源,又看看方帜远,“允许你们先缓缓,再来挑战我!”  

  许源要了几杯西红杮汁来解酒,郭小北喝了一口,嘴唇上沾了些红色的汁液,苏念尘递给她一张纸巾,示意她擦擦。她拿过纸巾,放在桌子上,却是笑嘻嘻地对许源说,“你刚刚,说我是性情中人,我不开心,很不开心。”  

  郭小北此时已进入酒醉状态,完全不由苏念尘控制了,“你这么说一个二十三岁的高龄妹纸,我不开森。”  

  许源笑道,“我说错话了。对不起,我自罚一杯。”他端起酒,郭小北拿起来,“我陪你一个。”  

  苏念尘连忙接过郭小北的酒杯,“许先生自罚,你不必陪。”  

  许源趁着这空档把酒喝了。郭小北笑道,“对了!你应该说我是性感中人。你称赞妹纸性感,不能称赞她的性情性格神马的!”  

  正这时,有位女歌手喝起了郭小北最喜欢的《为情所伤》。她把手指伸在嘴边,“嘘——,听歌!”于是,郭小北暂时安静了下来。  

  听完这首歌,一直沉默寡言的方帜远突然问,“苏小姐,我看你对小提琴很有兴趣。不如,上去拉一曲如何?”  

  郭小北猛地抬起头,“我家念尘卖身不卖艺。”  

  “那么,开个价吧!”  

  众人皆愕然,只见蒋皓苍不知何时站在旁边。许源率先站起来,“蒋总,你不是不来了么?”  

  蒋皓苍飞快地睃了一眼苏念尘,“我若不来,岂不是错过了好事儿?”然后,他面带微笑地看着苏念尘,“说个价,无论多少,我都给得起。”

第五章 卖身不卖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