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要不要一同沐浴?

    两年来,我多少次试图将两年前刻骨铭心的伤痛从自己身上抹去,但都是徒劳。久而久之,那场景便被埋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不去想,便权当是不记得了。  

  可真的能够不记得吗?  

  我现今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报当日之仇。而我面前的鲜血也在提醒我:他日若仇敌在侧,不是我死,就是他亡。这鲜血,终究是要从我们当中的一个身上流出。  

  独孤染澈温柔地蹲下身,环住我的肩膀:“今日你不杀他,明日他便会来杀你,倾夜这么做是对的。”  

  “不……他不想杀我!”我试图佯装镇定,但终究徒劳。我缓缓站起,抓住独孤染澈被鲜血染红的衣襟,勉强抑制住自己的喘息,“方才那一剑,他本可以刺中我的,但他突然变了方向,说明并不想杀我,你为何突然向我输内力?”  

  “他是想要杀我。”独孤染澈揭下脸上不知何时多了的面纱,“他改变剑路是想要杀我。好了,不要再纠结了。倾夜你做得很对。我说过,用一个玉杯换你是赚了。”  

  独孤染澈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将我从地上打横抱起。  

  “啧啧啧,我的倾夜还是穿红色比较好看。”  

  我低头望着满身的鲜血,心头有一股浓重的疼痛。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还是以如此残忍的方式。那头颅上未闭的眼,在我脑海中久久徘徊。  

  不一会儿,侍卫们就解决了余下的刺客,赶到独孤染澈的房间。  

  “主子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这船不能再呆了。”  

  “已安排了另一条船,请主子移步。”  

  “很好,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独孤染澈脚下生风,轻功一起,便越过水面将我抱至另一条船。  

  依旧是豪华至极,我却无心欣赏。  

  看着我煞白的脸庞,独孤染澈依旧不忘调戏一番。  

  “我的倾夜是害怕了吗?不如与我一同沐浴,我好保护你周全。”  

  “不必,我不至于么有这点胆量。”硬撑着从祸害的怀抱中挣脱,自行沐浴更衣。  

  只是,那一泓温热的水,却依旧烘不暖我冰冷的心。  

  待我沐浴完毕,天已微亮。  

  独孤染澈亲自替我挑了衣裙,要我换上。  

  鲜艳夺目的红,不知他是想刺激我,还是挖苦我。  

  我只当是平常衣裙,遮体便是。  

  这一日,马车行径地有些悠闲。  

  也许是追兵解决了,也或许是终于将我逼到绝境,独孤染澈的心情大好。  

  这妖孽的鼻梁尤其地高挺,眉目也较深邃,我猜他是有着异族血统的秋芫人。  

  马车行径至秋芫与祁春交界的城镇便不走了。  

  独孤染澈要了最好的客栈,便带我入住。  

  这里虽比不上玉城的繁华,但也算是过得去。  

  待到晚饭间,有随从前来复命:“主子,已经都准备好了。”  

第三十七章 要不要一同沐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