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这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她想过无数种在这个城市与苏沉言相遇的可能,或许在大街上,他行色匆匆的从她身侧掠过,或许是在餐厅,他高贵美丽的妻子挽着他的手臂坐在她的斜对面,他目不斜视为他的妻子布菜,亦或是,在某个谈论会上,她坐在他的对面,淡然的谈论着关于双方之间的合作议案,再或是,某个酒吧,她陪着聂小阮发疯,他与别的女人厮混。

  她甚至想,这个城市这么大,或许,此生,她都不会在遇到他,抑或,时隔两年,再见的时候,他早已忘了她是谁。

  无论哪一种都好。

  可她唯独没料到,两年后,他成了她名义上的哥哥。

  这个消息就如同平地惊雷一样,爆裂在她的脑袋里,将她所有的思绪炸的纷飞,碎成了渣,脑袋里乱哄哄的,像是一个杂乱的置物柜,这个消息太过让她惊骇,她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凭空出现一个爹,她努力的接受了,现在,却又凭空多出一个哥哥来,她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无数无刻充满着足以让她疯掉的惊喜。

  就像是一部电视连续剧一样,你永远都猜不到,下一秒,剧情会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她觉得她的生活在这一刻看起来就像一部鼻涕横流的狗血****出国两年后,阴差阳错的,他从她自己为是的恋人变成了她的哥哥,多么烂俗的剧情。

  上帝还真是会给她开玩笑。

  她最不想看见的人,竟是之后将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

  苏荷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苏母拍了拍苏荷的肩膀,“怎么了,快叫哥啊”。

  苏荷从错愕中中回过神来。

  现在,大概不是她想这些的时候,她该想想以后怎么应对她精彩的生活才是。

  抬眸看向苏沉言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神色,抿了抿唇,心里镇定了几分。

  他都无所惧,她又何必这样杞人忧天,说不定,碍于哥哥这个名义,他会尽量和自己避嫌,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荷,你已经不是两年请的那个傻瓜了,这两年你已经将所有的这一切都看淡了,不是么?现在有何须这般拘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你又何须特殊对待。

  从现在起,苏沉言于你来说,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你们之间,也紧紧是名义上的哥哥和名义上的妹妹而已。

  别多想,你可以的。

  掩下心底的惊慌错愕,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抬眸直直的没有一丝闪躲的对上苏沉言幽深的眼眸,唇角带着淡然的笑意,礼貌而疏离的出声,“哥”。

  苏沉言唇角微挑,剑眉微蹙,“荷儿,好久不见”。

  苏母一听这话,当即诧异的看向两人,“你们认识?”。

  苏荷盯着苏沉言唇角似有似无的笑意,紧了紧的握了握拳。

  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狠狠的瞪了苏沉言一眼,然后转眸看向苏母,有些不自然的说“嗯,之前找工作的时候见过两次”。

  苏母倒是也没有怀疑,荷儿这孩子从小就特别懂事,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撒过谎。

  “行礼给我”随后,苏沉言探过身子去,在苏荷的耳边说了句。

  从苏荷手里接过行礼的时候,苏沉言的手似是无意的蹭到了苏荷的手,而他暧昧的气息,亦是喷在了她白皙的脖颈上,痒痒的。

  呼吸一窒,苏荷不由得红了脸,抬眸,却对上了苏沉言那张好像在幸灾乐祸的脸。

  咬了咬下嘴唇,这男人,老跟她作对是什么意思,老虎不发威他当她是病猫啊。

  随后,在苏沉言迈步准备离开的时候,抬脚踩在了苏沉言的皮鞋上,还故意用力的拧了几下。

  苏沉言一个不注意,着了她的道,脚步酿跄了一下,手里的行李箱随着他身形的不稳晃动了几下。

  苏母听到这缕细碎的声音回头看向身后的两人。

  苏荷得意洋洋的脸上笑意嫣然,明艳至极,唇瓣里吐出一句话,语气里带着十足的揶揄,“哥要是拿不动的话还是让我来吧”

  苏沉言从痛意中抬眸,看向笑的灿烂的女人。

  有清风掠过她的脸颊,卷起了柔软的发丝,落在她一截白皙的脖颈上,而她脸上的那抹笑,比头顶的天光还要明媚,唇角的梨涡,更是美的不可胜收,满满的都是夏天的味道。

  有那么一刻的晃神,来的不知不觉。

  他的心猛地一阵悸动。

  半晌,收回视线,恢复了正常。

  沉声说了一句“不需要”,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苏母见两个孩子相处的这般融洽,唇角亦是露出一抹欣慰的笑。

  几个人在阳光中向不远处的深蓝色卡宴走去,画面和谐而美好,像是一幅画。

第十章:这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