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5章:有什么好怕的  

  程瑾萱早上起来时,发现床的另一边没有人睡过的痕迹。卫司爵昨天整晚未归?意识到这一点,程瑾萱说不上是松了口气,还是有些尴尬跟不自在。  

  想着她昨天因为卫司爵的吻竟然又一次吐了。吐完之后,那人的脸色已经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  

  她一度以为他会生气得想掐死她,不过那人却没有。只是后半程全程都黑着一张脸。  

  将她送到爵世皇庭之后,她下了车,那人却就那样走了。程瑾萱摸不清他是什么意思,纠结了一小会之后就上楼洗澡休息了。  

  横竖他要是觉得她冒犯了他,或者是得罪了他想对她怎么样,那也是她现在不能阻止的。更何况时至今日,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既然是这样,又有什么好怕的?  

  想明白了,她也就睡了。倒没想到卫司爵竟然一个晚上没有回来。又或者是他回来了,却没有上楼休息?  

  程瑾萱不知道,极冷静的下楼。吃过早餐就上班去了。她的车停在自己的公寓,一个年轻男人说是卫宅的司机,将她送去了公司。  

  程瑾萱也没有客气,毕竟爵世皇庭离她上班的地方比较远。下班之后,没有接到卫司爵的电话,她绕路去自己住的公寓开车,又将屋子大概收拾了一遍,顺便把自己的笔记本也带上,这才回了爵世皇庭。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天晚上,卫司爵依然没有回来。  

  当程瑾萱第三天醒来没有看到卫司爵的时候,她已经淡定了。要是那个男人因着她那天的一吐而厌恶了她,于她来说,倒是好事一桩。  

  时间又向前走了七天,这一个星期,程瑾萱照样生活,工作,画图。当然,也不忘追查当年的真木目。只是所获无多。  

  她倒是没想过不回爵世皇庭去住。只是怕那个男人哪天又发起疯来,发现她不在,到时候又是一顿折腾。  

  想明白了,她只当自己换了一个地方住。倒是自在了不少。  

  转眼又到了周末,程瑾萱在下班之时,将自己前几天就做好的礼服拿了出来。今天晚上,有一场慈善拍卖会。  

  这是一场内部拍卖会,她并没有邀请函。不过巧了,这场拍卖会举办的地点是在肖笑笑家的迎君酒店。借着肖笑笑,她拿到一张了邀请函。  

  当她拜托肖笑笑给自己邀请函的时候,心里还生出几分苦涩之意。曾几何时,程家的人,是各个宴会,慈善会,争相邀请的对象?  

  不过短短五年,她程瑾萱想要一张邀请函,竟然还要想办法。  

  压下心头的不快。程瑾萱也没有过多纠结这事。总有一天,她会让程家重新风光起来。换上一早准备好的礼服,将自己的一头长发挽起。又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  

  身为一名服装设计师,她做这些事情已经是极为顺手。不到半个小时,镜子里就出现了一张美艳得颠倒众生的脸。  

  不再多看,拿起自己的外套,推开办公室的门打算先离开,却被站在门口的人给惊了一下。  

  卫司爵?他怎么来了?  

第045章:有什么好怕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