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计谋

    闻人御将为秦谦玉重操婚礼,这个消息还未飞出沐月城,就谜一样地传到了大泱国。大泱国君秦意送来了价值不菲的茶叶和布帛,派人连日连夜地赠予大凛国。闻人御的内心其实是惊异于大泱国得知消息的速度的,不过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大泱国送来的物资,又何乐而不为呢?  

  没人知道秦谦玉用了什么媚术把闻人御迷得神魂颠倒,本就空虚的国库,要因为这样一个异国女子大流一笔开支,对此,钟尚书是极其不乐意的,甚至借酒浇愁。  

  其实大家都知道,钟尚书的女儿怀了龙种,钟尚书向来护着自家女儿,对后宫中的其他嫔妃一律十分不待见。在一个女人怀孕的时候,丈夫有了新欢,放任在谁身上,都是不好过的。钟尚书都这么颓废,也不知道钟落落成什么样了。  

  钟尚书一边要安慰自家女儿,一边默默地生闻人御的气,一边要操心皇家的这场婚礼。他仿佛一夜之间就生了许多白发,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仿佛是被人糟蹋了一样!  

  有人欢喜有人忧吧。  

  林月趁着宫闱布置婚礼的时候约见了林阳,林阳的脸上写着不悦,林月乍一看到,便知道自己又要挨骂了。  

  “月儿啊,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林月吞吞吐吐,似是有话想说,但又不太敢说。她瞄了一眼林阳,林阳见她畏缩的模样,叹了口气,只得说:“罢了,为父不会与你计较的,你且有话直说便是。”  

  “这段时间倒没什么大的计划,想着怎么把钟落落肚子里的种弄掉。不过爹爹啊,你什么时候才能给女儿寻得‘摧阎’药液?女儿见了那秦谦玉,自叹这副皮相生的不如她……”  

  林阳转眼间就翻了脸,见此情景,林月吓得躲在了树后,赶忙道:“爹爹,你不是说不计较嘛!”  

  林阳气得气血翻涌,焦心自家女儿的智商,如何能当上一国之母!  

  他忍住,装作平静道:“月儿,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吗……”  

  林月眨眨眼:“爹爹,您是指?”  

  “你真正的敌人,不是钟落落和她的孩子!而是秦谦玉!”林阳唉声叹气一会儿,不知该怎样给林月阐明。“这么说吧,我看那秦谦玉,人不仅生得美,更要比你聪明好几倍!”  

  林月一听,不依了,觉得自己很是委屈,这可是她的爹爹啊,他就她这么一个女儿啊,怎么能够这样灭她的威风,长秦谦玉的志气呢?!  

  “可是爹爹,您要是早日寻得‘摧阎’,我的美貌就能跟秦谦玉相提并论了呀!指不定,陛下还会转而爱上我……”  

  林阳气急,伸手着力戳戳林月的脑袋,恨铁不成钢:“为父的话你还没懂?到现在你还想着那个什么什么药液?!”  

  林月半晌不敢说话,算是默认,等着林阳继续说下去。  

  “秦谦玉就是没那副好皮相,也不见得没你得宠!月儿,你听好,你呀,要用美人之谋,让陛下对你回心转意,而不是什么歪门邪道……计谋、计谋,你懂了吗?你若是连秦谦玉也争不过的话,也就别想着闻人御身边的那个位置了。”

第六十五章 计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