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波澜

    姜一闲幽幽转醒,她身上没有被子,衣服也是解开的,不过醒来是这样的状态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小橘子看到姜一闲眼里一片清明,便知道姜一闲已经睡意全无。于是她站起身,道了一句:“小姐,你稍等我,我去备热水,你好擦擦身体去上早朝。”  

  话音未落,小橘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玉生烟的门槛处了。姜一闲撑着床榻坐了起来,发觉头脑有些涨疼,牙齿稍微用力,就疼得令她不知所措。  

  姜一闲眨眨眼,恍惚间记起来昨晚的事情。小橘子在她尚是清醒的时候就把那根木棍塞在她的双齿间,难怪会牙齿痛,大抵是咬那根棍子导致的吧。  

  桌上静静地躺着那根木棍,姜一闲轻轻地拿起它,放在眼前端详。上面齿痕深深,似乎每一道,每个印记,都诉说着她悄无声息的痛苦。姜一闲忽的心口有些绞痛,她不懂世界上明明这么多人,为什么,唯独她,是个异类?  

  **  

  朝堂上,闻人御一身黑色华服,傲气凛然。今日的他似乎心情不错,朝中半天无人上言,他竟破天荒地没有生气。  

  闻人御忽的唤钟尚书出列,修长的手指一顿一顿地敲着龙椅:“钟尚书,朕问你,如今国库还有多少两银?”  

  钟尚书从大长袖子里掏出一本小册子,着实把姜一闲吓了一跳。原来这些用算盘当官的人记性也不是那么好的,这些数据,还是得随身带着呀。  

  “回陛下,加上退回国库的渌河旱灾赈款,大凛国一共还有三千万两左右。”  

  闻人御点了点头,十分淡然地道:“大泱国谦玉公主深得朕心,为了感激公主日夜为朕操劳,朕决定重操一场婚礼,弥补朕心中对谦玉公主的愧疚和爱。传朕旨意,下拨一千万两……”  

  那一刻,姜一闲甚至听不到闻人御最后几个字说了些什么,她皱着眉头,抬眼看到闻人御清冷的表情,腿有些发软,不是畏惧,也不是悲痛。  

  君臣之间,要有礼节。她是臣子,他是君主。臣子要忠于君主,君臣之间,只是利益关系,这很正常不过。姜一闲不过是闻人御所有臣子中再平常不过的一位,在这种关系里,她只是他的眼睛,他的耳朵,不可能像任何一个妃子一样,能够奢求更多。  

  姜一闲如是安慰自己。如今闻人御怕是已经找到自己的真爱了,她是大凛国的臣子,应该为闻人御感到由衷的幸福。  

  闻人御可以在任何女人的心里停留,但是,姜一闲不可以。她的全身上下,都是一个谎言,可笑至极。如果不是这个谎言,她也许从来不曾见过闻人御,也不会让他搅了心里的那池子死水,起了阵阵波澜。然而,如果没了这个谎言,她和她的亲人,也许都会万劫不复。  

  姜一闲委实有些揪心,下了朝后,她委托李康向闻人御请了好几天的早朝假。

第六十四章 波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