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微臣有奏

    姜一闲这几天都挺烦的,大抵是天气热了,容易脾气暴躁。上早朝的时候,姜一闲破天荒地没有站在队伍的末尾,而是故作随意地一脚迈到李康大人的面前,自然而然地插了队。李康是朝中的一品大官,站的位置也是很靠近闻人御的。  

  李康刚想和姜一闲吵嚷,“上朝!”一声尖细,李康到了嗓子眼的话活生生被压下去,他无可奈何,只能默默地后退一步,没办法,这家伙太不讲理了。  

  自打秦谦玉来到大凛国,昭示着三年大选正在进行中。这六天来,林阳进言最多,他每天都会向陛下禀报待选女子的各种情况。姜一闲十分不待见林阳,加上林阳三句话不离大选,姜一闲每日听到他的声音就由衷的烦躁。  

  姜一闲相信自己是因为讨厌林阳才连着不喜欢大选,毕竟大选前期的各项事务都是林阳一手掌握。皇帝的婚事是很重要,但……也不能不顾及其它朝政吧?  

  姜一闲今日有事要奏,无关三年大选,无关美人。  

  闻人御嗓音有些不容察觉的沧郁,他的眼神扫过朝中众臣,淡淡道:“诸位爱卿可有要奏?”  

  姜一闲下意识地朝林阳探了探,眼看着他马上要迈步出列了,姜一闲一着急,就从自己的队列中跳了出来,紧接着大声道:“启禀陛下,微臣有奏!”  

  闻人御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眨眼的瞬间,变为波澜不惊:“爱卿请说。”  

  “启禀陛下,南方旱灾,已有半月。”姜一闲这一次很有骨气地抬头与闻人御对视,她的心中也丝毫没有惧意。朝中鸦雀无声,似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可闻。  

  闻人御皱眉:“灾情的严重程度呢?为何持续了半个月才有人进言?”似是有微微的怒气,闻人御眼神淡淡地扫过朝下群臣。他们也许心虚,纷纷把头更低了一些,姜一闲抬起的头和其他众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南方渌河渌湖流域每年都会有一次旱灾或者涝灾,时年不同,灾情程度也不同。只是今年的旱情比往年提前了一月左右,因此旱情显得比较突兀。”  

  李管家是渌河边上长大的人,姜一闲小时候睡不着觉了,李管家就会跟她说他从小发生的那些事。渌河渌湖流域有一个很雷打不动的现象,就是每年必会来的旱和涝。  

  前些天李管家的家里来书信了,说渌河发了大旱,怕过些日子粮食不够,让李管家遣人运一些回家里去。李管家家境不错,加上家中每口人不菲的工钱,抵得上平常家庭好几个月的口粮。就连他家都担心粮食不够,何况平常家庭呢?  

  姜一闲见闻人御不太说话,继续道:“微臣大胆猜测,城南的流民,不论是不是都来自渌河,大抵是有一些人是从那边逃难来的。”  

  林阳心中一紧,拳头不禁握起。这姜超,胆子大得很!他平日就察觉到姜超并不愿意和他交好,但没想过他会在陛下面前这样对付自己!

第四十六章 微臣有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