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不在场的证明

    小橘子说,只有她事先做好了不在场的证明,姜家才能安稳更长一段时间。  

  姜一闲一个人走啊走啊,漆黑的夜色似是浓了重墨,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姜一闲凭着月光清辉四处张望,仔细搜寻小橘子说过的一辆蓝布马车,不知是她眼瞎还是啥,这四周明明是冷清清的荒野,哪有小橘子说的那辆马车?  

  一阵阴风吹过,姜一闲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身后若有若地无伴着人踩断树枝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的心跳愈发加快,双肩瑟缩,在自己感觉那人与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之时,姜一闲仰头便是狂嚎一声:“父兄——”  

  姜一闲的肩被人拍了一下,原谅她没骨气胆子小,眼前一黑,就这么吓得昏了过去。  

  梦里混混沌沌,姜一闲隐约看到了父兄的背影。父兄于她恩重如山,爹娘给了姜一闲第一次生命,父兄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姜一闲的爹娘在她两岁时双双殉世,她的父兄那时也不过十三岁,姜家的存亡就掌握在年纪轻轻的父兄手里了。父兄带着姜一闲走访远亲寻求帮助,一边苦学医术,终于有一天,姜家从原来的落魄商户变成官宦之家,爹娘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  

  梦中,父兄朝姜一闲慢慢走来,伸出手往她额上一探,合该是父兄的手特别冰凉,姜一闲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  

  屋内昏暗的光芒不太刺眼,她眨了眨眼,看到一只袖子在自己眼前摇来摇去,伴随着她额头上顺滑触感的冰凉,姜一闲猛然意识到梦里父兄的手就该是一条湿凉凉的帕子。  

  姜一闲投去探寻的目光,眼皮子往上撂,终于看到一张陌生而漂亮的面孔——眉眼间带着些许英气的一个姑娘。  

  顿时,姜一闲的戒备心少了些许。同时又庆幸自己真是好命,自己一定是昏过去后被这个姑娘救了。她绽出一个笑,撑着床榻坐了起来,抚着隐隐作痛的肩膀道:“感谢姑娘救助之恩,那个在我身后的人,一定是你了,嘿嘿。”  

  实际上笑颜之下,姜一闲还有些怨念,心想:要不是她脚步太过轻盈,本小姐也不会颇无面子地被她吓昏,也不会被她救下欠了人情,唉,咱们这运气未免太差了点。  

  那姑娘却摇摇头,“你并非为我所救,而是一位公子将你带来,托我照顾你的。”  

  这么说来,她背后的人是一个男的?月黑风高,孤男寡女……姜一闲惊讶得眼珠子要掉出来,机警之下连忙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身子,还好自己毫发无损。待她缓了缓神,问道:“他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那姑娘起身倒了一杯子温开水递给姜一闲,瞟了一眼窗外,平平淡淡地加了一句:“现在已经是破晓时分了。”  

  我……  

  姜一闲一口水没来得及咽下去,她一个着急,便把水呛到喉咙里。她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地咽下这口水呢?什么叫悔不当初,咳得要流出眼泪的姜一闲表示十分了解。

第三章 不在场的证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