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1 项链只传媳

    晚宴在他们来没多久就准备开始了,闻弋炀作为新郎的大哥,自然是坐在主桌上的。  

  因为今晚是南方这边的晚宴,所以女方娘家人那边来的人并不多,除了陆韵的父母之外,还有陆柏,陆柏作为大舅子自然是到场的。  

  闻弋炀带着云夏坐到主桌上,闻老爷子从闻弋炀出现那一刻开始就一直笑的合不拢嘴。  

  在看到云夏时虽然是惊讶的,但是再看见她脖子上的项链后,笑容更是没断过的。  

  因为他们的出现,此刻主桌上的每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  

  闻弋炀的父亲闻明毫脸色就没好过,而他身边的女人特别是在看见云夏带着那项链之后,  

  脸色更是难看的要命。  

  这个人就是闻翎戈的母亲,也就是闻明毫再娶的妻子沈如君。  

  闻弋炀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沈如君从小对闻弋炀特别不好,整个闻家也就只有闻老爷子是会疼他的,但是因为是男孩子的缘故,闻弋炀很小就被送出国深造,为此曾经沈如君还闹过。  

  觉得老爷子偏心闻弋炀,将来会把闻家的一切东西都给他,觉得自己儿子以后什么都没有,也是闹得的不可开交。  

  后来闻弋炀离开这个家,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在外面扎了根,创立起自己的事业,很少回来过,关于闻家家产什么的他根本不屑一顾,而今天要不是因为老爷子的要求,他才不会回来。  

  “弋炀啊,原来老太太的首饰在你这儿啊。”沈如君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云夏的脖子。  

  那串项链是闻家祖传下来的蓝宝石,金贵的不得了,从来都只是传给媳妇的,原本这串项链是在闻老太太的,后来传给了闻弋炀的母亲聂沁欣。  

  聂沁欣去世后,沈如君觉得这项链怎么都应该是给自己的,结果去她的房间里把所有的首饰全都翻了一遍就是找不到。  

  结果今天却在云夏的脖子上看见,叫她怎么能不气人,这原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却叫别人戴了去。  

  “这是我妈的东西,我给我媳妇有什么错吗?”男人说的理直气壮,殊不知沈如君的脸已经气的发红。  

  “啊衍说的没错,这项链从来只传媳,老太婆给了沁欣,沁欣现在不在了自然是由啊衍保存着给他媳妇的。”  

  老爷子都发话了,沈如君自然是不敢在说什么了,但是心里却不甘的很,明明自己也是媳妇,凭什么不给她。  

  云夏没有想到这项链里面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含义,一时间她觉得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似乎重如千金,垂在她的脖子上。  

  同坐在主桌的陆柏听见闻弋炀这话的时候,好像浑身僵住,大脑有些不受控制,目光紧紧的盯着云夏的侧脸,此刻她正偏着头看着身旁的男人。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他好像看见了当年的云夏看自己时的目光,让他不知该做和言语。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过强烈,云夏回过头正巧对上陆柏深深受伤的目光。  

  一时间双手抓紧了腿上的裙摆,他眼中的痛太过明显了,让她也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变得不能呼吸起来。  

  对于陆柏,她永远是一种亏欠,一种痛,或许无论她做什么都不能弥补她给他带来的伤,但也同样的,就像他不能弥补她那些年所受过的苦一样。

061 项链只传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