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9章 我到底忘了什么

  面对男人的近乎审视的打量,段子矜无端紧张了起来。

  江临眯了下眼睛,语气深邃,“段子矜,你的棋是跟谁学的?”

  跟你。

  她缄口不言,在心里默默回答。

  每当他走出一步,她总像是预见到他的下一步似的,及时做出应对,不过,她的应对有时候却不甚高明。

  江临眼底的光芒越发沉暗了下去。

  如果段子矜有能力看穿他的布局,自然也该有能力打破。事实上,她这半局棋里展现出来的根本不是实力,而是——

  对他的了解。

  段子矜亦是放下手里的棋子,扬唇一笑,“江临,人生难得一知己,错过我,你会后悔的。”

  江临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模样,有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朝气从她的明眸皓齿中绽放,好像来自很遥远的从前,好像记忆深处也有这样一个人……

  “江临,我可是省物理竞赛前三名,错过我这么优秀的学生,你会后悔的!”

  男人的声音低霭沉静:“段同学,成绩好不是你不来上课的理由。”

  他没有说,他带的学生是那场竞赛里的第一名。

  即使如此,到了最后,他还是后悔了。

  是了,错过这样优秀的她,他会后悔……

  江临感到头痛欲裂,好似被人用铁锤狠狠敲在了脑袋上,灵魂在一瞬间被撕成两半。

  棋盒被掀翻在地,零落的棋子发出惊人脆亮的声响。他一只手用力压在心脏上,另一只手捂住了头。

  段子矜吓了一跳,赶紧跑到他身旁扶着他,“江临,你怎么了?”

  江临疼得没有意识,一把挥开了她。

  段子矜很快又扑回江临身边,“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眼珠黑得像玛瑙,自有一股吸人的灵气,眼白里爬满了猩红的血丝,一眼扫过来,那神情锋利又摧心。

  她脑海里却浮现出第一次见他的样子,穿着白色的大褂,长身玉立,护目镜挂在手肘上,眉眼间深藏着冷静与睿智,永远是淡定自若,运筹帷幄的。

  可自从她闯入了他的世界,江临开始变得喜怒无常,甚至有时会暴跳如雷。

  正如此刻,在段子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忽然紧紧抱住了她。

  很用力地、像是要把她勒死在怀里地,抱住了她。

  段子矜只觉得被他宽大坚硬的骨骼膈得喘不过气来,她急促地呼吸,艰难开口:“江临……”

  他额间细密的冷汗越渗越多,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

  可他的手臂却始终没有放开她,反而越箍越紧,“段子矜,告诉我,我到底忘了什么!你到底是谁!”

  她蓦然怔住。

  这感觉仿佛一脚踩进了无底的黑洞,冷意源源不断地从心底泛了上来。

第059章 我到底忘了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