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50章 谁在外面?

  无关紧要的人。

  是了,在江大公子眼里,全天下人的死活都不如里面躺着的那个女人腿上一点擦伤严重。

  和她一比,所有人都显得无关紧要。

  “江先生,我马上去。”周亦程恭敬地应了一声,没再理会失神的段子矜,快步走了出去。

  病房的门很快被人关上,江临从头到尾连个脸都没露。

  连听一听对方经纪人怎么说都懒得,这是否意味着,江临根本不想通过协商和索赔来解决这件事?

  段子矜脸色一变,刚要推门而入,便被守在两旁的保镖制住,她忙大声喊:“江临,你出来!”

  里面冷怒的声音响起,不是江临。

  “外面在闹什么!让她安静点!”

  段子矜被捂住了嘴,仍用力挣扎,抬脚狠踹了一下病房的门。

  里面的人终于坐不住了,房门猛地被人拉开,邵玉城阴沉着脸走出来,看到被架住的女人时微微怔了怔,“怎么是你?”

  他挥了挥手,保镖立刻松开了段子矜。

  她冲过来对邵玉城说:“让我进去!”

  邵玉城的视线在她脸上扫了一个来回,目光称不上友善,甚至有些警惕,“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你要干什么?”

  他可没忘记在G市酒吧里段悠狠狠奚落姚贝儿的事。要是让她们俩面对面,那还得了?

  “跟你没关系,你让开。”段子矜冷声道。

  邵玉城还没说话,门再次被人打开,一个长相俊美而略显凉薄的男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段子矜愣了两秒才认出来,是傅言。

  江临的三个兄弟里,她最怕和傅言打交道。这个人心机极深,手段狠辣,江临做事好歹坦荡磊落,而傅言却是不讲情也不讲理,软硬不吃。

  傅言见到她时,凤眸里闪过一丝危险的暗芒,“玉城,她就是你在电话里说的人?”

  确实有当年段悠的三分模样。

  段子矜在随傅言而来的逼人的气场里憋得有些窒息,但她仍旧一字一顿地表达,“我要见江临。”

  傅言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薄唇轻缓吐出两个音节,“不行。”

  “不见他也可以。”段子矜退让一步,“你让警察局把Dylan放出来。”

  “你是为他而来?”傅言有些意外,眼里的笑意阴寒刺骨,“早知道这样能逼你现身,我们六年前就该想办法让他进局里坐坐。不过……”

  他拉长了尾音,“现在进去,也不晚。”

  段子矜握紧了拳头,她就知道在傅言面前她永远讨不着好!

  “谁在外面?”高级病房的长沙发上,江临皱眉问身旁的秘书。

  秘书依言出去看了一眼,回来禀他:“是一位叫段子矜的小姐。”

  她?她怎么跟到医院了?

  江临眉间的褶皱更深了,“我现在没空见她,让她回去。”

  “是,江先生。”

  秘书把江临的意思转达给了段子矜,傅言轻轻扬唇讽笑,邵玉城也拉开门把手不打算和她废话了。

  谁知,段子矜却突然用所有人都能听清的分贝高声喊道:“江临,你再不出来,我不保证昨天的事能瞒住所有记者!”

第050章 谁在外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