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7章 江临,我是……

  他的话如一把利剑,不偏不倚地戳中了她的心虚。

  段子矜敛去眸中的情绪,笑道:“你觉得我是谁?你不是说我们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吗?”

  “不是。”江临的薄唇里慢慢吐出这两个字,“虽然我想不起来你是谁,但我可以肯定,我们从前就认识。”

  段子矜很是震惊,却还是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江临乌黑如泽的眸子里,最后一点光亮也寂灭了,两只眼睛深讳得令人骇怕,平静中透着洞若观火的睿智。

  “而且我还知道,如果我曾经遇见过你,那么一定在这里。”江临朝着某个方向扬了扬下颚。

  段子矜很快意识到了他所指的方向,那是……

  A大。

  “你瞒了我一些事,希望我想起来,又不肯主动告诉我。”江临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杯子,看上去气定神闲的。

  段子矜啜着他倒的茶,轻声道:“也许真如你所说的,我们曾经认识。那就等你想起来的那天,我再告诉你吧。”

  什么叫也许?她这似是而非的态度又是什么意思?

  江临冷声问:“你不怕我去查?”

  “你没查过吗?”段子矜好笑地望着他,“查出来了吗?”

  江临脸色蓦地一沉。

  没有,什么都没查出来。她的身份干净得可疑,干净得像刻意做出来的。

  “你不用查了,江临。”段子矜叹了口气,“这件事,除非你自己想起来,否则谁告诉你都没有意义。”

  世间唯有爱,无法假借他人之口使他明白。

  看着她明眸里一闪而过的苦涩,江临竟觉得自己窒息了一刹那。

  第一天在酒吧里见到她,她口出诳语侮辱贝儿,江临自以为滔天的愤怒,在看到她一个悲伤的眼神后就莫名其妙地被另一种情绪冲淡了。

  再后来,他去G市的酒店找她,把本该属于伯旸家的项目破天荒地交给了一个外人。说是为了让她闭嘴,其实,做出决定也是一瞬间的冲动。只因为他听到她在卫生间里对她的助理说,放心,天塌下来也不用你来抗。

  那时她隐忍而坚定的语气,勾起了他同样的情绪。

  尤其深刻的是,她追到北京寻他那天,看到她被严旭等人绑在房间里,她在最无助的时候叫的不是带她来的邵玉城,而是他的名字。

  被他抱在怀里时,她却扬唇浅笑说,我不来,你拿什么理由收购严氏?

  那种情绪几乎撑破了他的心脏。

  很久之后他才明白,原来那叫,心疼。

  “如果我想查,我一定能查出来。”江临说,“但是我更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他认真的口吻和认真的眼神,让段子矜无比动容。

  她怔了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颤抖着说。

  “江临,我是……”

第047章 江临,我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