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40章 很爱的人

  她一脸淡漠之色,哪有半点被羞辱的样子?

  又傲慢又冷漠,性子还倔,想来,她还是在床上的样子讨喜一些。

  敛起眸中深邃的思虑,江临的视线静静落在面前的一桌菜肴上,蓦然怔住了。

  桌上摆着两碗色泽鲜亮的海鲜粥,香气四溢,几道小菜腌制得别有讲究。

  段子矜停下动作,认真地凝睇着桌边面容俊朗的男人,仿佛要抓住他瞳仁里的每一分变化。

  果然,她看到江临原本清冷的眸色慢慢深了。

  “是谁教你做这些菜的?”他问。

  段子矜压抑着颤抖道:“我一直就会做。”

  这些,都是她曾经做给他的东西,他极其喜欢。

  看来,他还有印象。

  江临不置一词地打量了半晌,并没有拿起筷子,只说:“李嫂没跟你说,我不吃海鲜吗?”

  段子矜的瞳孔倏尔放大,“你不吃海鲜?”

  “你为什么这么惊讶?”江临眯了眯眼,表情里深藏着冷静与探究,“我不吃海鲜,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吗?”

  段子矜的嘴唇动了动,垂下眼眸,“不是,我重新做。”

  终归已经不是记忆中的他了,她还是把一切想得太容易。

  说着,就去收拾桌上的碗盘。

  “放着吧。”江临淡淡举起筷子,伸向一叠小菜。

  “不,你别吃!”段子矜猛地按住他的手,“你现在爱吃什么,你告诉我!”

  言语中的急迫让江临眉头一皱。

  他瞥了一眼被她按住的手臂,细细将她话里的疏漏挑了出来,“什么叫现在爱吃?”

  段子矜浑身一僵,声音渐渐低了,有些失神地放掉了他的手,“没什么,我以为你喜欢吃这些……我马上做些别的,薏米粥好吗?”

  无论他变了多少,她都会努力适应。

  没关系,江临,我不怪你。

  江临觉得心好像被谁的手紧紧攥住,压迫得不舒服,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淡声对她道:“偶尔吃一次也可以,不用忙活了。”

  他没有说,这些东西贝儿也曾给他做过,那时他也是忍着不适,吃掉了整碗海鲜粥,所以才会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做出如此相似的菜肴?

  听江临这么说,段子矜便没有再坚持,失魂落魄地坐了下来,一点点将腌菜里的胡萝卜挑出去。

  江临看着她的动作,出声问道:“你不吃胡萝卜,为什么要做?”

  这太反常了。

  段子矜“嗯”了一声,没有回答。

  心头突然涌上几丝烦躁,江临放下筷子,沉声问:“到底是谁喜欢吃这些东西,嗯?”

  狭长的眸子镶嵌在凌厉的眉宇之下,显得十分凉薄和不易接近,须臾,语气里却又染上嘲讽,“你男朋友?”

  段子矜看着他,顿了两秒,点了下头,“以前的男朋友……很爱的人。”

  江临眸光寒凉,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天在郁城的酒店里她靠在别人怀里的那一幕,顿时什么胃口都没了。

  “照搬你旧情人的喜好来揣摩我?”他嗓音冷峭危险,“段子矜,你别告诉我说,昨天晚上你也把我当成他了。”

第040章 很爱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