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0章 我请不动你?

  江临怔了怔,有气势,爱憎分明……

  她怎么把话说得这么好听?

  贝儿确实经常闹脾气,耍性子,对于讨厌的东西恨不得让它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不可理喻,可这正是江临觉得她可爱的地方。如果非要说是有气势和爱憎分明,倒也没有什么错。

  于是,他沉着眸光,点了下头。

  段子矜只觉得心口被什么重重地一撞,撞得她的灵魂宛如从躯壳里震了出来,一阵揪心的疼痛过后,又落回原位。

  江临望着她失神的模样,不紧不慢地端起桌上的咖啡,耐心地等了许久,却只等到了一句:“江教授,我们谈谈合同的事吧。”

  他抬头环顾四周,削薄的唇微微抿着,脸上棱角分明的线条也在大厅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温淡。乍看上去,瞧不出半点情绪,“埃克斯集团破产了吗,连个会议室都租不起了?还是说你们集团的生意,向来都在咖啡厅这么……亲民的地方谈?”

  被他这么一说,段子矜也发现了不对劲,公司把她叫到国展会议中心,不可能就安排他们在一楼的咖啡厅里谈事。

  她想了想,皱眉道:“我去问问我的同事,请江教授在这里稍作休息。”

  江临把咖啡杯轻轻放在桌子上,“等等。”

  段子矜虽然早已站起身来,却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听到他叫她之后,便依言等在了原地。

  她有种直觉,江临接下来要说的话,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江临慢条斯理地开口了,温醇的嗓音偏生透着疏冷:“段小姐,对公司的生意这么不上心,是不是有些过了?”

  段子矜一双漂亮的眉毛蹙了蹙。

  “江教授,我们公司的员工向来各司其职,任务分配得清清楚楚。接待您属于客户服务,与研究所之间的买卖属于市场销售,按道理讲,和我们工程部没有多大关系,至于产品制造方面,您大可以直接把设计图纸和细节要求告诉我的同事。”

  她的话逻辑清晰,条理分明,却无端让江临心里蓄起一丝怒意——

  她这是什么态度!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们就处在一个微妙的关系里。他不理会她的时候,她总是突然出现,对他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当他想做些回应或是搞清楚这一切的时候,她又远远退开,与他楚河汉界。

  就像是两个人在跳舞,一个人进一步,另一个人就要退一步。

  这种追逐的默契,让江临无法视而不见,他不喜欢这种毫无理由的默契,这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烦躁的让他想要掀了面前的桌子!

  可他却只是盯着她,深沉的眸子乌黑如泽,不显山不露水,瞧不出半点端倪,“段工程师,你话里的意思是,我请不动你?”

  段子矜忽然弯了弯唇角,“江教授,你在生什么气?”

  也不知是她脸上的笑容太过耀眼,还是她说的话太过惊人。江临怔了须臾,眸里的微光沉了下去。

  他生气?她怎么看得出他在生气?

  “我希望我的合作伙伴是最专业,最有效率的。”他淡淡地睨着她,“可是段工程师,你让我觉得我的选择是个错误。”

  段子矜这下倒是认真思考了起来,“那么你是打算换别家公司了,江教授?”

  江临眯了眯眼睛,鹰隼般的目光里直射出一道犀利的愠怒,“你很希望我这么做?”

  “站在公司的立场上,我应该说不。”段子矜轻轻笑了起来,脸上带着一张完美的面具,不真诚却又教人无可奈何,“但是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其实……”

  “段子矜!”

  江临猛地一拍桌子。

  桌上的咖啡杯和瓷碟剧烈地震动着,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在空旷的一楼大厅里显得格外刺耳。

  段子矜被他吓了一跳,只听江临压抑着怒火道:“后面的话说出来之前,你最好想清楚后果!”

  她侧着头看过去,方雨晴和法务已经赶了过来,脸上不约而同都是惊恐和讨好的神情。

  似是余怒未消,男人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

  望着自己拍落在桌面上未曾抬起的手,江临失神了片刻。

  他竟然,不愿听到她没说完的那半句话。

第020章 我请不动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