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1章 哪有那么容易?

  眼看着方雨晴和法务跑了过来,围着江临百般讨好,段子矜索性就闭上嘴,什么都不说了。

  可是江临却像没听见旁边两个人说什么一样,幽深锐利的眸子攫着她的脸,让段子矜想避都避不开。

  宋法务一个劲儿地朝她使眼色,段子矜明白,他是想让她给江临道个歉,但她也明白,江临等的不是她的道歉,而是她没说完的后半句话。

  他这一次的耐心显然没有上一次在车里时那么好,冷冷一扫周围的三人,那威严而睥睨的神色,被江临傲人的身高优势衬得更加贵不可攀。

  他盯着段子矜,话却说给了另外两人听:“既然段工程师还没有做好接下这单生意的准备,那这笔合同就先搁着吧。等她什么时候准备好了,让她联系我。”

  顿了片刻,他又补充道:“最好在我找到其他合作商之前。”

  宋法务吃了一惊,忙好言好语地劝他:“江教授,您先消消气,发生什么事了?您看我们能不能商量一下解决办法?”

  江临的薄唇抿成一条线,没有回答,方雨晴着急地扯了扯段子矜,小声催促:“段姐,你干了什么呀?快点给江教授道个歉!”

  段子矜望向江临。她明白,他在刻意刁难她,想看她低头,给他台阶下。

  可是,段子矜莞尔,哪有那么容易?

  六年前邵玉城曾对她说,嫂子,我认识大哥这么多年,还没见他对谁像对你似的,这么有脾气。

  那时她满脸怨怼地反问,你是说,他冲我发火,我还得谢谢他?

  邵玉城于是摇头笑道,嫂子,你不懂。

  如今,阳光渗进透明的落地窗里,罩着江临如雕像般笔挺匀称的剪影,段子矜看着看着,便不自觉地微微扬起了唇。

  她怎会不懂?江临这人,看似温和儒雅,其实骨子里冷漠凉薄得很,他从来不会考虑无所谓的人,更不会因为无所谓的事而发火。

  他对她生气,就说明她还不是无所谓的。

  她就是要让他生气,越气越好。

  “段姐!”方雨晴杏眼一瞪,急得上火,“你发什么呆呢!再不道歉,出了什么意外让唐总知道了,你打算怎么交代!”

  段子矜低下头去,发现自己新买的风衣的袖口,已经被方雨晴扯得变了形,她脸色一冷,抽回手来。

  对面江临也同样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幕。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她似乎还是更关心她的衣服。

  黑眸中寒意凛冽,江临道:“我还有事,失陪了。”

  说完,不顾宋法务和方雨晴的劝留,修长的双腿迈着沉稳而坚定的步伐朝大厦的旋转门走去。

  方雨晴连忙追了上去,宋法务推了推眼镜,冷声道:“段工,你最好能给公司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马上去给江教授赔礼道歉!”

第021章 哪有那么容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