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0章 那不是江教授吗?

  邵玉城皱着眉,没有答言,又或者是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承认了。

  段子矜轻描淡写道:“他根本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你担心得会不会太多了?就算他记得,跟了他这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他做的决定,何曾为别人改变过?”

  邵玉城嘴角牵起一抹笑,敬谢不敏道:“正是因为跟了大哥这么多年,我才清楚,别人都不行,唯独你段悠可以。如果大哥真的把一切都忘了,那再好不过!”

  段子矜面不改色,心里却狠狠一沉。刚才一番话,她有一半意在试探——原来江临失忆的事,连邵玉城也不能确定?

  她莞尔轻笑,“你太抬举我了,我没有那个本事。”

  谁会相信呢,她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江临的事情,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江临,假如有朝一日你知道我为你承担了多少、假如有朝一日真相大白于天下……

  你会不会有半分后悔?

  段子矜眸中熠亮的波光慢慢被什么碾得细碎,裂纹中却透着极深的嘲弄。

  她望着邵玉城那张俊美非凡的脸庞,“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你大可以放宽心,若是我真说了,轮不到你们动手,自然有人不会放过我。”

  邵玉城闻言一怔,狐疑道:“是谁?”

  除了他们,竟然还有人不允许她透漏自己的身份?

  “跟你有关系吗?”段子矜冷冷丢下六个字,拎起包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打开房门时,孟恬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见她回来,孟恬猛地扑了过来,“段姐,你去哪了?打你手机也打不通,急死我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说着,她吸着鼻子嗅了嗅,脸色一变,“你喝酒了?”

  段子矜没怎么用力地推开她,平静道:“我没事,手机刚才没有信号。”

  看到孟恬面露难色,欲言又止的模样,段子矜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有话要说?”

  “那个……刚才杨组长打过电话。”

  段子矜“嗯”了一声,并不惊讶,“说什么了?”

  “他说……单子丢了,问我们打算怎么承担后果。”

  她懒洋洋地在沙发上坐下,半晌,淡漠地说了句:“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

  段子矜她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里的某个联系人,盯着那个名字看了半晌,褐眸中渐渐涌起一些复杂的情绪。

  Mr.Town,也许她该找他帮忙。

  想了想,却又按下了锁屏键,让整个手机屏幕归于漆黑。

  六年前她的所作所为,早就让唐季迟对她彻底失望。她还记得他临走之前的最后一个晚上,站在落地窗边,望着加州百年难遇的暴雨,面无表情地对她说:“悠悠,如果你想感谢我,那就等你打算回国的时候,到埃克斯来为我工作。除了才能以外,你身上没有任何我需要的东西。还有,除了上司和下属,我们之间也不要再有任何关系。”

  她欠他的永远也还不清,还有什么脸面去求唐季迟帮忙?

  *

  第二天一早,段子矜和孟恬拉着行李箱从酒店大门走出来时,一眼就看到有辆改造过的ACM6停靠在喷泉旁。黑亮优雅的车漆映着喷泉里流动的水光,车身的线条都显得柔和了不少。

  整个G市里开得起这款车的人,十根手指就数的过来。

  段子矜眼皮重重一跳,便听孟恬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惊呼道:“段姐,你看车里那个人……那不是江教授吗?”

第010章 那不是江教授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