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05章 二十四孝好男友

  席间,研究所和村委会的人聊得一派热络,段子矜和孟恬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饭桌一会儿。

  “段姐,组长就是想拿你给方雨晴当替罪羊!”孟恬靠在洗漱池上,说得激动了,声音也拔高不少,“现在这村子被国家征收了,咱们做了一半的东西卡在流水线上,五百万的损失,这责任谁担得起?”

  孟恬越想越气,眼睛红了一圈。

  段子矜望着镜中的自己,沉默片刻,道:“放心,天塌下来也不用你来抗。我和人事的赵经理私交还算过得去,如果我走了,会交代她给你换个部门,这件事情,你就全当不知情吧。”

  孟恬一听这话,脸色都变了,“段姐,你为什么要走?”

  段子矜闻言却笑了,这件事解决不了,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你先回去吧,饭局上不能没人。我自己出去走走。”

  听着二人对话的声音渐行渐远,一墙之隔的男洗手间里,高大伟岸的男人缓步走了出来。

  他的侧脸棱角刚毅,却不失沉稳与内敛。

  深潭似的黑眸,静静地盯着楼道的转角处,声音消失的方向。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席上的人都喝得不少,只有邵玉城和江临尚算清醒。

  邵玉城却嫌无趣,“今天喝得不尽兴,不如咱们找个地儿自己喝点?”

  G市不大,环境上乘的酒吧掰着手指头就能数过来。但是在这里遇见段子矜,还是让江临和邵玉城倍感意外——

  今天,他们相遇的次数似乎太多了。

  第一次在村委会的办公室里,素未谋面的她,以沉重悲恸的目光凝望着他,好像有千言万语藏在这一个眼神里。

  第二次在接风宴上,所有人都或欢喜或热情地迎接他,而她却背对着他,在听到他开口时,背影一僵。

  第三次在这里,江临的另一只腿还没有迈进酒吧,便一眼看到吧台处那一抹米色的身影。

  其实,她穿米色很是漂亮,比第一次见面时那件女式西装看着舒服多了。

  此刻她握着酒杯,半趴在吧台上,像是喝多了。

  邵玉城也看到了她,微微惊讶,“这个女人来这里干什么?”

  “来这里还能干什么?”江临见怪不怪地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搭在手臂上,转身往她的反方向的散台走去。

  “诶——咱们不过去吗?”邵玉城追上他,“她好像是一个人。”

  江临淡淡睨着他笑,语调平静从容,“我们跟她很熟吗?”

  邵玉城招来服务生,点了些东西,才打趣道:“不熟你刚才饭桌子上一直盯着人家看,别说是别人,我都要误会你对她有意思了。”

  江临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只道:“她身上的裙子,贝儿也有一件。”

  “我X。”邵玉城没忍住骂出口来,兜兜转转还是和姚贝儿那女人脱不开关系,“知道你江大公子是二十四孝好男友,别秀了成吗?”

  说话间,酒保将酒送了过来,只见邵玉城把酒往杯子里一倒,把杯子往桌子中央一推,对吧台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这杯酒帮我给那位小姐送过去。”

  常年在酒吧里工作,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他心下了然,刚要端起酒离开,便有一只手忽然伸出来按住了酒杯。

  酒保抬眼看去,竟然是那个从始至终一言未发的深沉男人。

  江临出手制止完他,皱眉看向沙发上的邵玉城,“你这是要做什么?”

第005章 二十四孝好男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