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31章 军嫂不易做

    灵泉寺住持微微一笑,“所谓缘,所谓孽,不过是一时的善恶之分罢了。”

  “你跟我来这套做什么?”银发老人怒了,狠狠拍下桌面,瞪着双目,“你是什么人,难道我还不清楚?当年你杀的人,也不见得比我少了。若不是你一根脑筋没有转过来,现在……”

  灵泉寺的主持双手合十,念了一句法号,然后道:“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再提有什么意思?”

  银发老人哑口无言,他不是没有话反驳回去,只是不想再揭好友心上的伤疤。“算了,当我是胡说八道,你别往心里去。”

  住持闻言,亲自端了茶盏搁到银发老人的手里。“我们两个是过命的交情,即使我现在出家了,这点情谊还是在的。说真话,我觉得这些年,你对家里的晚辈管束得太严了,孩子大了,就该让他们自己去闯。”

  听到这些话,银发老人心头火又冒起,将茶盏重重搁到桌面上,他怒气冲冲道:“我怎么管束他了?当初,是他死活要娶那个青梅竹马的女人进门,我有说过一句反对吗?结果,那个女人倒好,背着他跟一个男人不清不楚。若不是我们韩家找人压下这件事,只怕韩家的脸面都被这个女人丢尽了。”

  “好吧,这件事,确实也不能怪少廷。可是,你看看那个孩子,真的是一点不省心。”银发老人说着,说着,语气渐渐软了下来,“我不是反对他结婚,但是娶一个知根知底的女人回来,也好过娶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强。”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做那个梦?”住持笑着道,“魔由心生,可见这个女子,不见得是良配。”

  银发老人愣了一下,随即反驳道:“也许梦是相反的。”

  “梦不一定是相反的,有些梦,其实是预警。”住持望着茶盏里的圈圈涟漪,陷入了沉思,“当年,若是我肯信了命,或许,就不会落到出家为僧这种地步了。”

  银发老人闻言,一怔,脸上露出了一丝踌躇,“那孩子,我看着乖巧。”想到这点,老人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他会梦到那个孩子出轨,伤害了少廷的自尊心,导致少廷他……越想,老人越是心惊,难道真应了那句话,咬人的狗不叫,越是乖巧的人,越容易离经叛道吗?

  “做军人的妻子,不单单是要乖巧,也要有强大的内心才好。”住持拨动手里的珠串道。“你我都是军人,该清楚,做军嫂,不是人人都做得了。”

  作为军人的妻子,随时都要守寡的准备;作为军人的妻子,要长期守空房;作为军人的妻子,要为丈夫奉献青春,奉献一切。

  银发老人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我就是觉得对不住这个孩子,一心……”

  “你的补偿,若是他不想要,就只能成为他的负担。他现在已经是上校了,早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住持想起韩少廷,眼里闪过慈爱的光芒,“你该相信他的眼光,一个军人,若是看错一个女人,算是情有可原,若说他会连续看错两个,我就不信了。”

  

第031章 军嫂不易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