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偶尔发发神经

  其实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和睦,倒不是何曼晴觉得有什么,而是宋伯。

对于他来说,连解决生理问题都要何曼晴伺候,这是一项绝对的考验。

比如解手。

晚上病房了就宋柏和何曼晴两人,何曼晴坐在沙发上看书,宋柏因为白天一直在吊盐水。这会儿正是要排泄的时候。房间里除了何曼晴便没有别人了,但是宋柏又实在不好意思开口麻烦何曼晴,偏偏他又动不了。之前受伤都是战友或者他身边的公务员在照顾,都是纯爷们儿,当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这次不一样,虽然结了婚,可是换作是任何人,都没办法接受一个只见过三四次面的人来帮自己解手。所以,宋柏也不例外,开不了口,就憋着吧!!!当时宋柏还在心里悲催的想,他恐怕要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尿憋死的军官了吧。此时此刻,宋伯最后悔的便是没有阻止宋雅撵走了他的公务员,不然,他也不会有现在的难堪。

令宋柏觉得欣慰又难堪的便是,即使宋柏不说,何曼晴也明白他要做什么,比如她现在发现宋伯的脸色不对劲,便拉出夜壶掀开被子,便开始帮他方便。宋柏被她一连串的动作惊的忘了害羞,反应过来闹了个大红脸,半天才憋出两个字“谢谢。”

何曼晴没有应声,默默的把宋柏裤子穿好,被子盖上,拿起夜壶进了洗手间。进去之后便关上门,使劲拿冷水拍她急速充血的脑袋。

刚刚帮助宋柏的时候,何曼晴都是背对着宋柏的强压下要逃跑的冲动。她明白,既然成为了他的妻,这些,早晚都是要面对的事情。

洗好手出来,何曼晴已经恢复了正常,把夜壶塞进底下,放在原来的位置。抬眼看了看宋柏,他已经闭上了眼睛,何曼晴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

两人相处一个月下来,似乎达到了某些默契。比如宋柏受伤的事,何曼晴从来不主动问,宋柏也从来不不说。只是何曼晴的妈妈来的时候会在宋柏不注意的时候担忧的看着何曼晴欲言又止,但是从来也不会当着女婿的面说些不该说的话,所以,到现在为止,宋柏受伤的具体原因,一直是个迷。何曼晴在等,等他自己愿意说出来的那一天。

宋柏也渐渐的适应了何曼晴偶尔的发神经。比如现在,侧倚着看书,何曼晴坐在桌边研究子晨送过来的手工作品,边摆弄边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子晨现在和乐清扬发展的怎么样了。”

宋柏挑了挑眉,并没有接话,因为何曼晴说的很小声,并不像是在和他说话,如果不是他听力非常好,估计他根本就不知道何曼晴有说话。

不出宋柏的意外,何曼晴果然在说完这一句便没了下文。

宋柏摇了摇头,低下头继续看书。谁知道何曼晴突然跳起来大声说:“不行,我得打电话问问。”说完便开始满屋子的找手机。待她满屋子转了了遍也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之后,宋柏便会受不了的开口:“你手机不就在那堆小玩意儿下面吗?”

第四十三章偶尔发发神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