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 突现匕首

  这一夜,她早早的睡下。

  一只耦荷色手臂抵在小麦色胸膛上,白皙纤细手腕和男性身躯力量对比鲜明。朦朦胧胧中,只看到男子胸膛上留下来汗滴,顺着肌理纹路向下,接着,一只光洁的指甲用一种难忍又努力克制方式在小麦色背上抓了一道,汗水顺着那道细小伤口慢慢地渗透进去,这时候显露出了男子脸,一张既陌生又似乎熟悉的脸,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轻唤了一声,"乖,别乱动。"然后,极尽温柔的俯身吻了吻身下的女子,女子的脸庞也显露出来,'轰隆'--那张脸,怎么会呢?

   窗外一阵汽车鸣笛声响起!梦!一场充满艳’情的梦!

   凌心悠猛然抓起一旁的手机,然后从铺着天蓝色丝绒床单的床上坐起!

   她用手轻拍了一下额头,随手扒梳了下头发,下床,拉开窗前的帘幔,这是什么情况?窗外一片阴暗,现在还是深夜!

  就在刚才,她做了一个艳‘情的梦,而且,梦里的女主角是她自己,而男主角,则是——黎轩。

  想到这里,她心中的寒意不禁从心口弥漫到了冰冷的四肢,静静的合上眼睛,依偎在窗前,静静的等待着天亮。

   天已破晓,拨通一个电话,化妆、换衣服,携带着“必需道具”来到机场,静候那人的出现。

  一道倨傲的身影从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中穿过,所经过之处,都弥漫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剪裁得体的黑色独家定制西服包裹着男人健美挺拔的精瘦身材,深褐色的发丝自额角垂落,遮住那锐利如鹰的冷佞视线,紧抿着的薄唇弯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做工精细的西服象怔性的仅仅系了一颗纽扣,如此强烈的气场,引起了人山人海的大厅内不小的骚动。

   凌心悠美眸一眯,脸上立刻显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来。

  大鱼,已经华丽丽的出场了。

  大鱼——等她来钓。男人立体的五官,深邃英俊,光洁的脸庞,黑亮的短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无一不在彰显着外在资本,令人看着着实抓狂,而她也不能免俗。

   她装扮成白露的目的,就是等待他的出现。圈内有个秘密,黎少深爱一个女子,名字即是白露,一个酷爱修习哲学的古典美人。英雄美人的故事,久唱不衰,而“襄王有心,神女无梦”的传奇也不在少数,黎少和白露就是鲜明的一例,传说,黎少曾经痴恋白露,而白露却始终未曾回应,实是令人唏嘘不已。不过,传说永远是传说,实情是什么,谁也不曾知晓也不敢妄加揣测。而今日,对于凌心悠来说,她只需要知道一个事实就够了。

  那就是——黎少爱白露。

  而她,和黎少心目中的女神白露,有些微神似,便是她手中唯一的、少得可怜的筹码。

  今日,她的目的很明确,以神似于白露的姿态接近黎少,从中取得舅舅所要的巨额贷款。

   当然了,肖二小姐也有自己的鬼主意,她想要看一下冰山美男黎少“动情时刻”的样子。肖二小姐的想法确实很无聊,有人说:无聊只能是有闲阶级的产物,确实如此,假如一个人,吃不饱穿不暖,她凭什么无聊呢?无聊,真的是一种富贵病。

   机场内的骚动和嘈杂依旧,她并不慌,莲步轻启,恰好走到了黎少的正前方。

  她手中握着一本黑格尔所著的《逻辑学》,不动声色的走着,耳边传来他稳健的脚步声,她知道,大鱼——近在眼前。

    手上的书本如同千斤担,压在她手上的重量不断地加重,她暗中估计好了时间,这才流利的进行了一个被训练过多遍的动作,轻轻撒手,书本画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形。

  她回转身,惊讶的望了一眼那本躺在地上的《逻辑学》,以及被散落四周的古典水墨书签。其中一张,恰好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黎少的脚下。

  她用利眼一瞥,对方只是立在原地,没有动作,这剧情,是超出她和肖二小姐的控制的,因为原本属于白露的剧本是:美人失手洒落之后,当回头去捡之时,黎少已经捷足先登,两人蹲在地上两两相望,甚至是含情脉脉。

  凌心悠暗叹一声:看来,这个黎少很不乐于助人。

  剧情还是可控的,她没有急着捡拾丢落的东西,只是用眼瞪他,他也不避讳,回瞪着她,眼里,似乎还滑过一丝惊讶,显然,她的确让他想起了美人白露。凌心悠心里暗暗叫好,只希望对方将这丝惊讶扩大些、再扩大些。

   然而,黎少眼中那丝惊讶只是滑过,便再也没有痕迹。她心里顿生挫败感,只得敛声屏气道,“先生,请让一下,你踩到我的东西了。”

   他依旧不动作,不做声,目光似乎掠过了她,望向了她的身后。

-----------------------

凌心悠要的到底是什么,她能够达到自己的目标吗? 她的小计谋会被黎轩发现吗?

 

5 突现匕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