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13.放出天牢

    那天过后,萧倾泠便被放出了天牢。然而她无罪,这件事自然需有一个人去顶着。

  她问他,声音里微微含着一丝讽刺:“这次……皇上打算让谁来顶替臣妾的罪名?”

  “那名婢女不就是最好的人选么?”他决定人生死的时候总是那样的云淡风轻。

  她深吸了一口气,淡然道:“求皇上将她交给臣妾来处置。”

  他看向她,轻笑道:“爱妃这样做只是想让她死得痛苦点么?”

  “臣妾没有皇上想得那般心善。臣妾只是想问问她为何这样做。”

  “是吗?”殇冥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既然爱妃开了口,朕岂有不答应之理。”

  “谢皇上。”

  ******

  自那天出事开始,春兰、夏荷和冬雪三人皆被打入了死牢。

  她端着一壶毒酒慢慢的踏进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阴暗潮湿的牢房,三个婢女相拥而卧。听到脚步声,她们缓缓的抬起头,眼里是一片死寂。然而当看到来人是她们的主子的时候,她们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光彩。唯有一个人的眼神仍是暗淡,暗淡中还嵌着隐隐的愧疚。

  “主子……您没事,太好了。”牢房的门一打开,春兰和夏荷便冲上来跪在她跟前,眼中含着泪。

  “对不起,让你们受苦了。”她垂眼看着她们,平静的声音带着愧疚。

  “不不不……”春兰和夏荷急忙摇头,“奴婢不苦,奴婢相信这件事情一定不是主子指使冬雪做的,一定是有人要陷害主子……”

  “你们猜对了,是有人要陷害我……”她越过她们,慢慢的朝缩在墙角处的身影走去,“只是我没有想到,害我的人竟是我一直信任的婢女。”

  “主子……”冬雪猛然抬起头,阴暗中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然而从她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很内疚。

  “冬雪……”她走到她面前蹲下,将装着毒酒的酒壶放在地上,淡然的开口,“说说,为什么要害我?”

  “什么……”春兰和夏荷震惊的看着她。“冬雪怎么会害主子?”

  看到地上的酒壶,冬雪的身影明显怔了怔。然而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对不起,主子……”

  “既然知道对不起我,为何还这样做?”

  “奴婢只是想救奴婢的家人,奴婢真的不想害主子。”冬雪焦急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你的家人怎么了?”

  “奴婢的家人都在杜贵妃的手中,若是奴婢不按她的要求做事,奴婢的家人都会有危险。”

  “是吗?她让你做什么了?”

  “她让奴婢……让奴婢将那个在你和沈将军的茶中。”

  “她怎么知道沈将军会去我宫里?”

  “是奴婢告诉她的。”

  “可是后来为什么是欣月喝了这茶?”

  “那日,我已将掺好的茶准备好。不想沈将军和公主一同前来。而主子却不知所踪。奴婢想,若是公主出了事,主子一样逃脱不了干系。这也算是符合了杜贵妃的要求。”

  “冬雪啊冬雪……”萧倾泠冷冷的看着她,“你想得还真是周到。”

  “对不起,主子……”看着她冷然的脸色,冬雪的心一惊,拉着她的衣袖哭喊道,“奴婢真的不是有意要害主子的,若是奴婢的家人没有收到威胁,打死奴婢,奴婢也不会出卖主子。。。”

  “够了……”萧倾泠冷冷的打断她,“想必当初灵妃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因你而亡的吧?”

  “主子……”冬雪震惊的看着她,眼里有一丝惊恐。

  “那日,你故意捡回一条狗,而在狗的身上洒了藏红花花粉。你说我说的对吗,冬雪?”

  “主子……贵妃娘娘拿奴婢的母亲来威胁奴婢,奴婢不敢不从啊。”

  “因为你的家人,又有多少人死在你的手上。”她站起身厉声喝道。“若是灵妃的孩子没死,她焉能亡。若不是你帮着杜萼蓉助纣为虐,欣月和沈泫然又何苦弄成这样不堪的境地。”她不是怪她为了救自己的家人,而罔顾别人的性命。只是她即使这样做了,也未必能保全自己的家人。

  “奴婢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就算下了那十八层地狱也不足以洗清奴婢这一身的罪孽……”冬雪说着,突然拿起地上的酒壶,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将酒猛的倒进自己的口中。

  萧倾泠伸出的手僵僵的停在半空中。她是来送她走的,可是,她却不想看到。

  “冬雪……”春兰和夏荷哭着爬过去抱起她,“为什么,也许主子会原谅你呢,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会了……我做了这么多坏事……主子永远也不可能原谅我了……”一丝鲜红的血从她口中溢出,是那样的刺目。

  “冬雪……”她蹲下身,握住她的手,“我原谅你。”

  “真的?”冬雪的眸子因她这句话顿时灿若星辰,“主子,奴婢没有别的心愿……只希望主子能保奴婢家人的安全,他们……他们住在南城十七巷里……求主子救救他们……”

  “放心吧,冬雪,我会尽力保他们周全的。”

  “谢谢……主子是奴婢见过最好的人……”说完,灿若星辰的眼眸顿时暗淡下去,那双清澈的眼睛缓缓的阖上。

  萧倾泠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感受着她残余的温度。她说,她是她见过最好的人,可是若不是摊上她这样的主子,她乃至她的家人何以受到这样的威胁。到底是她害了他们一家。

  “怎样?”殇冥帝斜靠在软榻上,盯着杵在门口的她,轻笑道,“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婢女,爱妃是否有些于心不忍呢?”

  “臣妾想求皇上一件事。”

  “哦?”殇冥帝坐直身子,饶有兴味的看着她,“何事?说来听听。”

  “求皇上赐臣妾一对队禁卫军。”

  他抬手将矮几上的琉璃杯放在手中把玩,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你想做什么?”

  “臣妾要救她的家人。”她定定的看着他,语气坚定异常。

  “朕不认为那些人有救的必要。”

  “臣妾答应了她。”

  “对一个低下的奴婢做出的承诺又何必当真。”

  “皇上……”她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臣妾只求皇上这一次。”

  “是吗,只求朕这一次?”他嘲讽的看着她,语气冷然,“朕会给你一支禁卫军。不过……你需记着,以后别想再求朕任何事情。”

  “谢皇上。”

  随着冬雪的死,欣月和沈泫然的事情便也就此终结。只是殇冥帝却还没有释放沈泫然的意思。似乎有意将他关在天牢。

  外人只知道有一个奴婢胆大包天,竟敢谋害公主和沈将军,猜想着这名婢女与沈将军有何冤仇。却无人知晓这名奴婢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

  然而风波过后,萧倾泠依然盛宠于后宫,这不免更加激发了某些人内心的嫉妒。

  萧倾泠带着一队禁卫军趁着黑夜,按着冬雪说的地址来到城南十七巷。

  只是他们似乎晚来了一步。敞开的大门似一个无底洞,让人望而生畏。一阵阵寒风从门穿过,呼呼直响。

  走院子,隐隐看到几具身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她蹲下身,探了探他们的鼻息,没有一个活口。

  她终究没有保住她的家人。空中飘来几片细小的东西,冰/冰凉凉,是雪。她仰头看着灰茫的天空。这场雪似乎是冬雪流的眼泪,她做了那么多违心事,却终究是救不了自己在乎的人。

  *******

  秋霜和冬雪相继而去。她的宫殿里更是显得冷清。

  殇冥帝说要给她的寝宫多添几名婢女,但是她拒绝了,她不想再欠任何人的了,与她扯上关系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秋霜是,冬雪是,就连欣月和沈泫然亦是。

  殇冥帝每日打着宠爱她的幌子,却成日不见踪影,只是晚上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她面前。

  这日,她刚洗漱完毕。脚步声便传了进来,由远及近,很是缓慢。

  她起身看向殿门口,见他斜倚在门扉上,神色有些疲惫。

  对视几秒钟。她缓步走到他身旁,牵起他的手,轻轻的笑道:“皇上……似乎很累?”

  他伸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拉进怀里。一扫先前的疲惫神情,脸上扬起一抹邪魅:“爱妃看错了吧。美人在怀,朕又岂会觉得累。”

  “是吗?”萧倾泠笑得娇mei,只是不知那抹笑容中含着几分真意。

  “不信吗?”殇冥帝搂紧她的腰,俯首贴在她的脖领间,邪邪的笑道,“爱妃要不要试试。”

  “嗯?”

  刚侧过头,唇便触碰到一抹温润。

  她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放大在面前的一张容颜。她看到那双狭长的眼睛中闪过一抹邪肆的笑意。

  他贪念着她口中的芬芳。将她紧紧的按在自己的怀中。

  大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终于放开她,脸上带着戏虞。

  “爱妃觉得么样?”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此文明日就要上架了,感谢亲们一路的大力支持。希望入V后,亲们能继续支持,不要抛弃偶,偶会加倍努力的。明日首更两万,大家支持呦。。。

  稍稍剧透下:

  殇冥帝口中的恶战到底是什么?

  萧倾泠在何种机缘巧遇下与宣晔重见,再见时,他二人会有怎样的情感变化?

  萧倾泠在西昌的边境遇到一个和殇冥帝长得一模一样的弱智,那名弱智会是殇冥帝吗?

  萧倾泠做了什么,让宣晨对她恨之入骨?

  重获自由的萧倾泠执意要回到那片牢笼,是因为什么?

  璃玉的出现暗示着什么?殇冥帝对萧倾泠日益冷淡又是因何原因?

  天下大争之时,萧倾泠会选择帮谁?

  好了,不多说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呦。。。

113.放出天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