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0.梦魇

    银白色的世界一片荒芜。萧倾泠漫无目的的走着。迎面飘来一个飘渺的白色身影。

  “妹妹。。。妹妹。。。。”

  那袭白色身影传来一阵阵虚弱的呼唤。

  她定睛一看,眼里不禁闪现些许惊喜。匆忙跑过去,开口唤道:“婉灵。。。”

  “妹妹,那边真的要比这里幸福。”婉灵的声音飘渺空洞,似有似无,“妹妹要不要过来随我一起。”说完,向她递出一只苍白似雪的手。

  她看着那只纤细的手,迟疑片刻,笑道:“只要姐姐不怨我就好。”说完将手伸了过去。

  婉灵一把拉住她的手,她只感觉一股寒意渗透肌肤,透过骨髓直达心底。

  抬起头时,发现婉灵原本清澈的眼神已变成一双饱含血泪的怨毒眼神。

  她大惊,急忙挣脱她的手,却发现那只苍白的手染满了血,顺着她的手臂一路爬到了她的脖领上。

  “你这个虚伪的女人,我要杀了你。”婉灵的声音阴森恐怖,带着阵阵的寒意。

  那只血手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她渐渐感觉呼吸不畅,抬起手费力的掰着那只血手,却无论如何也掰不开。

  “妹妹,下来陪我和我的孩子吧。哈哈哈。。。。。”

  “不要,不要,放开我。。。。。”

  “主子,怎么了,主子快醒醒啊,主子。。。”

  感觉有人在推她,萧倾泠费力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春兰焦急的眼神。

  “啊,主子,你醒了。”春兰欣喜若狂。

  “嗯。。。”萧倾泠适应了一下光线,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却感觉脖领处一阵钻心的痛,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触碰到的确是一片温热的血迹。

  春兰拉开她的手,眼中带着些许责备。“主子的伤口本已包扎好了,可不知主子刚刚做了什么梦,一直抓着自己的脖子,奴婢拦都拦不住。现在伤口又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

  想起刚才的那个梦,萧倾泠仍是心有余悸。婉灵真的那么恨她么,连死都不放过她。

  又想起婉灵的死状,一股悲伤油然而生。

  春兰见她一脸神伤,以为她在意脖领上的伤口会留疤。于是安慰道:“主子不用担心,夏荷已经去请御医了。宫里皆是医术高明的御医,定不会让主子留下任何的疤痕。”

  “春兰。。。”

  “嗯?”春兰奇怪的看着她,总感觉她们主子醒来后有些犯傻。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万花宫,主子的寝宫啊。”

  “呵,原来是万花宫啊。”萧倾泠唇角溢出一抹极其讽刺的笑意。

  春兰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主子您没事吧。”

  都说万花宫居住的是殇冥帝最宠爱的妃子,即使宫里的主人去了,这座宫殿却还是永久的传说。而她现在住进了万花宫却什么都不是,无非顶着那些虚无的头衔。想起婉灵的结局,悲从心来,她会不会落得像婉灵那样凄惨的下场。

  李御医背着医药箱匆匆赶来。夏荷看到靠在床头,一脸死寂的萧倾泠时,心下着急,急忙看向春兰,却只见春兰摇了摇头。

  “我没事。”萧倾泠突然出声,吓了他们几人一跳。

  “主子真的没事。”夏荷不放心,又问了一句。

  “真的没事。”怕她们担心,萧倾泠向她们展开一个虚弱的笑容。

  “主子没事就好。”夏荷欣喜道,“李御医来给主子重新上药,主子一定很快就会好的。”

  “我是怎么回来的。”萧倾泠突然问道。

90.梦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