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4.兄妹

    萧倾泠在房间里找了一个脏盆子,走到院子角落里的一口古井旁,井旁边放着绳索和木桶,她捡起木桶扔进井里,很快便有落水声传来。

  花了几个时辰,她终于将房间清洗了一遍。看向天色时,月亮已高高挂起。

  她走出房间,靠坐在门槛上,静静的看着月色,宣晔温柔的笑脸又在脑海中回荡。然她如此境况,怕是这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他,现在想起他只是徒增伤感。

  一阵清脆委婉的笛声传来,她越过院墙看到远处一个高高的树梢上似乎站着一个人影。未多做探究,她抽出衣袖里的白玉箫相和起来。

  “师兄,你还在皇宫里吗?”欣月倚靠在门栏上,静静的看着月亮,脸上是一片惆怅。

  她明明知道她最爱的人就在这深宫中,她却不敢去找他,因为她知道他所等的人并不是她,即使找到了他又如何,只是再增伤感罢了。

  “奴婢参见公主?”小玉恭敬的跪在地上。小玉原本不是这皇宫里的宫女,只是她行走江湖时,救回来的落难孤儿。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小玉便死活央求着要做她的婢女。她无奈,只得把她带回了皇宫,毕竟这样一个十六岁无依无靠的柔弱女子,她也不忍心放任不管。

  “起来吧,小玉,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奴婢无能。”小玉看着怀里一大堆的衣服,一脸抱歉的说道,“冷宫门外有侍卫把守,奴婢这些东西送不进去,即使奴婢给了那些侍卫一些好处,那些侍卫也不为所动,还说皇上下令谁都不许靠近冷宫。”

  “你不要感到内疚,这不能怪你。”欣月和善的说着,心里却疑惑万分,冷宫何时会那般的戒备森严,难道是因为萧倾泠进去了的缘故。皇兄到底在想什么。

  “公主,皇上来了。”一奴婢匆忙进来汇报。

  她抬起头,看到殇冥帝大步走了进来。

  “皇兄怎么来了。”她迎上前去,笑着问道。

  “朕来看看你。”殇冥帝瞟了一眼小玉怀中的衣物,面无表情的说道。“朕好像许久都没来这邀月宫了。”

  欣月心里有些惊讶,她的皇兄今日的态度似乎太过冷淡了一些,好像在生她的气。

  “皇兄,臣妹做错什么事情了吗?”她试着问道,脸上还不忘带着些许委屈的表情。

  “你觉得你做了什么事会让朕不开心?”殇冥帝反问道,脸上一脸的严肃,看得欣月都不敢像以前一样向他撒娇。

  “臣妹愚钝。”欣月沉下脸,闷闷的说道。

  “好,那朕就给你一个提示。”殇冥帝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萧倾泠。”

  欣月心中一惊,果然是因为萧倾泠。“皇兄,倾泠姐是不可能会害灵妃的,求皇兄放了她。”

  “你怎么知道,你对她又了解多少?”殇冥帝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臣妹真的很喜欢她,臣妹认识的萧倾泠重情重义。皇兄忘了阿娘了么。”欣月看着他,认真的说道,“皇兄难道不觉得她身上的气息有些像阿娘。”

  “可她终究是萧倾泠,是北周送来的美人。”

  “呵,说到底,皇兄还是怀疑她是北周派来的奸细。”欣月有些气愤的看着他,“其实皇兄也相信她没有害灵妃对吧。只是皇兄想借此事除去她而已。”

  “欣月你明白就好,所以皇兄一开始便不喜欢你们走得太近。”殇冥帝的脸色终是缓和下来。

  “那灵妃不也是西昌国送来的美人,可皇兄却对她宠爱有加,难道皇兄就不怕她是西昌国派来的奸细。”欣月愤愤不平的说着。

  “她不可能是奸细?”

  “那皇兄又何以能断定萧倾泠就是奸细。”

  “因为婉灵是一个简单的女子,一旦遇上爱情,便什么都可以不顾。这样的人很好控制。而萧倾泠。。。”他顿了顿,看着欣月认真的说道,“萧倾泠却是一个谜,她心思复杂,令人难以掌握。”

  “皇兄。。。”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这个她最敬爱的亲哥哥,他的城府何时变得这样深,他对灵妃的百般好都是假象,对杜萼蓉亦是。那么她的皇兄到底有没有认真的爱上一个女子,也许,是当上了帝王的他不该有真爱。

  “怎么了,欣月。”殇冥帝宠溺的看着她,笑道,“不认识皇兄了吗?”

  “皇兄变了。”欣月只淡淡的说了四个字。

  “也许你说的对,皇兄是变了。但是欣月你须记着,你是皇兄的亲妹妹。皇兄心里最重要的人便是你。”

  “在妹妹的心里,皇兄一样最重要。”

  “所以,欣月,很多事情皇兄都不希望你插手,尤其是有关萧倾泠的事情。”

  “可是皇兄,萧倾泠她。。。”

  “你放心。”似看出了她的担心,他开口说道,“朕现在还没打算杀她,她对朕还有用处。”

  “可是进了那冷宫,她还能活着出来吗?皇兄应该清楚那冷宫是什么地方。”

  “她会活着出来的。“殇冥帝透过窗子看向外面,心中想起那个他唯一觉得愧对的女子,她会帮她活下去的吧。

64.兄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