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上上签中酿真机

    广福寺本建在远离浮世的深山,但当今皇上对仙道之术颇为信奉,皇家寺院每日香火不断,这也极大影响了百姓。前往广福寺的一路上,繁华一如京城街道,两旁摊贩吆喝声不断,苏小晓掀起车帘一角,聚精会神的看着听着,前世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场面,如今亲眼看了,还是有几分亲切。

  媣云扶着苏小晓的小蛮腰,生怕她栽下马车,看三岁孩子专注的眼神,媣云淡淡的笑了,这一病,倒觉得孩子懂事了很多,小孩好奇点,也是好事。今天大夫人面前的那个苏小晓,太老成,太陌生。媣云略带歉意的凝视着苏小晓,看苏小晓对大夫人言笑晏晏,她只怨自己没本事,若可以,真想让孩子一辈子幸福安乐,远离钩心斗角。不用看人脸色,不用懂得讨好。她把下巴枕在孩子的帽尖上,小晓很聪明,现在学了,将来能少吃些苦,少走些弯路,只是……太累了。

  苏小晓才三岁啊。三岁,本应是多么天真无邪的年龄,却被腐朽的家族毁在后院纷争。

  “娘,我要吃那个。”媣云顺着苏小晓手指的方向看去,闪亮亮的一片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斑斓夺目。

  “小晓,那个是糖人。”

  “恩,娘,要糖人。”苏小晓咬着食指尖,期盼的双眸闪烁着点点星光,糖人啊,上辈子少见的手艺,都没有尝过诶。心里却在暗自鄙视,多大了,还为吃的卖萌,可耻啊可耻。

  媣云素来疼爱孩子,看她可爱的样子,真是瞬间戳中心窝,哪有不应的道理。“小晓乖,我们上完香,回来的时候娘给你买好不好?”

  苏小晓点点头,手指换了个方向。“娘,还有那个。”五味斋的点心,可是出了名的好吃。

  口水啊,京城真是个好地方。

  媣云一一应了,记在心里,这样闲聊,路途倒也不显遥远,车夫说到了时,媣云和苏小晓都微微吃惊。

  下了马车,视野顿时开阔。广福寺久负盛名,前来上香求签许愿的人自是不少,寺院三道山门需徒步走入,方显虔诚。苏小晓拒绝了媣云的怀抱,信步拾阶而上,无奈她总忘了,自己才三岁,自认潇洒的动作落在他人眼里,就成了小猪上树。

  娇生惯养的小姐,身子骨能好到哪里,苏小晓走了十几个石阶,便有些气喘吁吁,她又向来高傲不愿服输,逞强又咬牙走了三分之二的路,腿脚酸软,实在迈不动步。媣云笑着抱起她,悉心擦去她额上的汗迹:“娘带你上去。”

  这一次,苏小晓没有拒绝。其实也没什么,是她有些太在意了。

  闲下来,这才有空打量起广福寺的风景。寺院坐西朝东,环山面水,形制宏伟, 群山、松柏、流水、亭廊相互呼应,浑然一体,展现着和谐、宁静的自然韵味。入了山门,寺内殿宇、亭阁、经幢、石塔、佛像等建筑雕塑,精致古雅,恢宏大气。苏小晓虽于此道不懂,却也不免心生敬仰。

  殿堂内朴素中自有威严,媣云将苏小晓放在地上,敛容整衣,从身后跟随的马夫手中取过放香的包袱,净手拈香。香置于胸前,举香齐眉,而后插香合掌,默诵经文。铜雕贴金佛像巍峨大气,烛光艳艳,精致的香炉宝鼎,高大的铜钟,木鱼法器,满目琳琅。

  苏小晓并不信佛,在她看来,烧香求佛,不过图个心安,人真正能依靠的,还是只有自己。看媣云虔诚的为她跪拜磕头,诵经祈福,苏小晓也趴在拜垫上,一股脑儿磕了几下。

  一位身披袈裟的僧人从后堂转出,双手合十,十指相合,对趴着的苏小晓恭敬行礼:“施主,方丈有请。”

  苏小晓抬头,茫然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推媣云,小声道:“娘,叫你呢。”

  僧人微微一笑:“小施主,方丈请您相叙。”

  苏小晓揉揉耳朵,看媣云诧异的表情,才确认自己没有幻听,可是方丈与她素不相识,为何有兴趣请一个孩子,相叙?有共同语言吗?

  媣云起身,弯腰拉起苏小晓的小手,恭敬的跟随僧人向后堂走去,看僧人并未拒绝让媣云进入,苏小晓便跟在媣云身后,迈着小碎步进了后堂。

  入目皆是庄重的正红色,屋内没有半点多余的摆设,干净朴素,和外面大殿天壤之别。一位老者盘坐于蒲垫之上,双目微阖,手中衔一串檀香佛珠,宁静悠远的气质,令苏小晓瞬间平静下来。

  这人真有几分得道高僧的风度。

  媣云合掌,俯身深深一拜,道:“方丈,不知找我女何事?”

  老者并未睁眼,甚至不见开口,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施主不必多礼,小施主心怀慈悲,颇具慧根,贫僧感其缘分,一见而已。”

  这是……腹语。苏小晓不料竟在此见识到中华绝技,心生好奇,将方丈细细打量一番,只觉此人如一汪大海,凝练深沉,看不透,看不透。

  至于什么颇具慧根,苏小晓心想:我又不出家,要那慧根做甚?心怀慈悲更是妄言,我自己怎么不觉得?

  “贫僧方才为小施主卜卦求签,得上上签‘凤凰出林’,施主他乡来客,贫僧不敢妄测天机,还望小施主珍重。”

  凤凰出林?他乡来客?听在苏小晓耳中,犹如平地惊雷。

  这只签是凤命!而她是穿越者。

  她抬头盯着方丈,目光锐利:“不知方丈这番话何意?”

  媣云心里更是惴惴不安,她不要小晓荣华富贵母仪天下,她只求小晓一生平安。凤命啊,若让皇宫中人得知,苏小晓将会沦为斗争的中心,政治的棋子。

  媣云越想越是惊恐,膝盖一弯,重重跪下,俯身磕头:“求大师莫将此事外穿,大师慈悲,请保我女儿一命啊。”声音带了一份颤抖和哽咽。

  苏小晓心疼的搀扶起媣云:“娘,没事。”

  媣云哀求的看着方丈,目中垂泪,这签若真传出去了,只怕她,再也护不住这个孩子。

  “施主莫怕,此卦事关天意,贫僧不会泄漏天机,小施主吉人多福,此生必定平安。”

  听到高僧承诺,媣云微微放下心,看着苏小晓晶亮的眼睛,认真叮嘱道:“今日方丈这番话,无论如何不能说与外人,小晓记住了吗?”

  苏小晓郑重点头,随着媣云退出后堂。她的手被媣云攥在掌心,手掌隐隐还有一丝湿热。苏小晓回头,最后看了一眼默如雕塑的方丈,比起凤凰出山,她更在意的是后半句,穿越一事,他究竟是知还是不知?

第2章 上上签中酿真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