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仓皇

    窗外的夜色一望无尽的黑,身旁终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墨凝初紧闭的大眼睛便倏地睁开了。

  腰上还横贯而来一只修长的手臂,背脊贴着的那个人就这么抱着她,幽幽的茗香通过缠/绕的发丝而来,让她的心跳微微有些窒。

  小心翼翼的推了推了他,他似乎是真的睡着了,安静的像一个瓷人。可有上一次的经历,她一点也不敢大意,这个男人总和鬼一样,完全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有如何的动作。

  衣衫还算勉强挂在自己的胳膊上,墨凝初颤抖的探进袖子里缝的暗袋里摸了摸,因为浑身都发凉瘫软,捏什么都捏不稳,她越急越慌,好不容易翻到袖袋,触到里面的藏着的东西,不料那只大手突然动了动,微微换了个姿势将她搂在怀里。

  她吓的大气不敢出。

  隔了好一会,空气中的呼吸依旧均匀。

  她手心都出了汗,死死的捏着袖袋,大眼睛慌乱的像受惊的小鹿,好半天,她才耐着性子缓缓的将那个东西取出,动作小心轻巧,生怕会惊动了身旁之人。

  “小桃子……”

  可是,那到微沉的嗓音却还是突然响起,墨凝初吓的惊叫一声,什么也顾不得,手里的东西如闪电的便已经反射性的攻击出去!那是一枚沾了麻药的针,还是在锦竹居采来的原料,毒性强烈,进入血液便能立刻让人麻痹,她制作成了汁液涂在了银针的针尖,便是为了这个时候用。

  入肉三分,直直的插了进去。

  登时之下,墨凝初只感觉对方全身一紧,然后便是渐渐软下,连那还未出口的话,也变的悄无声息。

  她惊疑不定的盯着他,确定身上的那只手腕也没有先前那么绷紧而变得无力之后,才满身冷汗的从床上跌下来,退后了好几步,捂着胸口只喘息。

  “对、对不起。”墨凝初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和他道歉,明明被欺负的是自己,可看到粼川紧闭的双眸,以及肩上插着的明晃晃的银针,便无比内疚。慌乱的整理好衣物,手抖的不成模样,好半天才把肚兜的绳子拴好,将一层一层的纱衣扣住。

  可亵裤已经撕碎,两条白花花的小腿遮不住。她纠结的四下张望,借着夜光摸到橱柜之处,里面果然放了一些薄软备用衣物。她也顾不得太多,随便找了一条长裤便套上,再用长裙盖住,立刻仓皇失措的跑向门外。

  三楼的走廊上没有人,她冲出去才发现自己的两条腿疲软的打颤,扶着墙壁才能勉强走的快些。小腹之下那残存的刺激之感让她脸色又红又白,想着那里被人摸过又亲过,而自己还留恋沉迷,便羞愤的想要找个地洞钻下去。

  小美应该便被安排住在楼下,只要现在找到她,就立刻从这里离开,越快越好!

  可她不知道是,她的一切举动,此时此刻都被一双阴鹜的双眸吸入眼底,凉风轻吹,掀起了春夜里薄冷的霜,化作一缕清雾,悄然散去。

  *****************************************************************

  PS、还记得锦竹居出现的男人不?神秘银一号~

  

第四十章 仓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