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做坏事(一)

    薇露公主不明白为什么连汐也会偏帮这个小丫头,这让她很不是滋味,看墨凝初的眼光也越发的咬牙切齿,旁边两个人静谧的可怕,她哼哼一声,又执起了酒杯,朝着墨凝初直接端去:“妹妹,就算你身子不好,只此一杯,姐姐敬你,算是把你当妹妹,你若是不喝,怕有些说不过去。”

  墨凝初再默。

  有这样的姐姐,那还不如没有姐姐。

  看着面前盛满的酒杯,她其实是可以喝的,可喝下去,就会“被”成妹妹,那千百个不愿意在脑子里翻腾,盯着酒杯的眼睛乌溜溜的,一眨不眨,就是不想动。

  而后,一双纤长的手指便伸了过来,接过了她面前的酒,随着她跟去的目光,杯沿落到一张漂亮的薄唇上,只见他手指轻轻一仰,重新落回桌面的杯子已经见了空。

  “小桃儿,你若是想让我帮你,我便答应你。”粼川淡淡的朝她勾了一道唇角,温和宠溺的不像话,墨凝初错愕之际,他却轻轻一揽,垂下头的唇已经停留在了她的耳边,悄然抿出了一条模不着喜怒的弧线:“……可是,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什么叫付出代价?!墨凝初听的心惊肉跳。

  她僵硬在原地,默默含泪思考可不可以不再要让他帮?可这个乖乖不动的动作在外人面前看来,却是暧昧无比的画面,公子汐抿着唇凝视了许久,终是缓缓笑道:“粼公子,总是和女子喝也说不过去,若是要品酒,我陪你?”

  粼川抬头,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公子汐便举了一只酒壶,仰头便喝掉了大半,依旧是笑着的:“我想,粼公子的酒量一定是比我好的。”

  挑衅的意味混合着酒气,逐渐升温。

  粼川沉默而冰凉的漆黑眸子里,终于染上了一层更加深沉的色彩。

  于是,战火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

  待到常绪安排了晚膳送来的时候,空荡荡的酒瓶子早已经散落了一地,扑面而来的都是浓浓的酒气。战场后的狼藉触目惊心,常绪差一点便没有认出那是自己伺候多年的主子。

  两个人都喝了许多酒,而公子汐显然比粼川情况要糟,面色苍白如纸,只靠了单单一口气撑着。

  粼川淡淡的吃了两口饭菜,也不多愿作寒暄,便带着墨凝初离开了乌院。公子汐无法挽留,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忽然涌起了一种莫名患得患失,仿佛这一去,他苦苦坚持了许久的信念,就没了似的。

  雨依旧在下,来时的走廊已经被雨水打湿,屋檐之上,水珠子如珍珠一般坠落散开,归于寂静。

  墨凝初的手被那薄蓝色的男子握在手心里,似乎因为喝了酒,他的皮肤要比平日里都要来的灼热,指间缠着指间,掌心里竟似乎都捂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他的背影修长玉立,窄腰宽肩,飘绕着梅子酒的气味,却并不难闻,反而有种熏人迷迭的暧昧之意。

  墨凝初微微有些发呆,却是突然,前方的那个男子停了下来,她一不小心,便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他没有把她推开,反而用修长有力的手臂扣住了她的腰,将她搂的更紧。

  “扶我。”

  盘旋的走廊上,墨凝初耳边贴来一张微微滚烫的薄唇,将她烙的心惊,下一刻,粼川的整个体重几乎都要压了下来,似乎是真的醉了:“小桃子,扶我上去。”

第三十四章 做坏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