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乐极生悲

    常绪的黑面并么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公子汐斯文却固执,着了一身单薄的锦衣不厌其烦的和黑面君纠缠,语言不急不缓,还勾着温和的笑,他所在的大船虽然不及画舫好看,却十足的气派,而他的身后除了着两个侍者守候着,大船边上还有几十个人恭恭敬敬的负手站立,所以,他虽然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可后面还有无数的人,常绪想要用武力解决,势必会引起港口的骚乱。

  他不能给主子添不必要的麻烦,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拒绝这个“痴缠不休”的男人,他一介武夫,完全无法理解这些所谓的文人墨客的江湖人,如果可以,他真想把直接把这人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啊……

  画舫楼台之上,粼川的眉头越走越紧,漂亮的薄唇抿出一条危险的弧线,他的耐心快要用尽,加之这些天因为某人而暴躁的脾气,那张俊美的脸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寒冰,连眸光都是森冷的。

  墨凝初越看越开心,现在终于有人站出来挑战恶势力,最好弄得个两败俱伤,她就正好在这混乱里和小美一起逃出去,这里是港口,也不用担心小美体重过大而沉下去的问题,只要混入人群,便也不用再受大魔王的威胁!

  她万分愉悦而得意的扭动着,这套在她腰上的绳子完全不是问题,只是为了放松他们的警惕才故意装的没事一般,如今时机已到,不用再等。乘着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公子汐吸引而去,她小心翼翼的从绣花鞋底取出一块薄薄的刀片,三两下将绳子割开,便想从后面溜进船舱的房间将小美放出来。

  可有一句话叫做乐极生悲。

  墨凝初一时间太过得意忘形,忘记了掩面遁地,便听身后一阵惊喜的唤:“小初?”

  公子汐看着那弯着腰侧着脸的粉衣女孩,先是一愣,随即笑容越发的深邃:“是你么?小初?”

  于是,四下安静了,不时有冷风刮过,空荡荡的诡异着。

  粼美人的视线在那断掉的绳带上驻足片刻,缓缓定格在了那微颤的小影子上。

  墨凝初终于含泪凌乱了。

  ******************************小夏滴分割线**************************

  画舫内。

  这里的舫间厅堂虽然不大,却别有一番古色韵味,雕栏画栋,陈列的摆设都是上品,精致不失华美,奢侈而不失雅致。

  公子汐终于如愿的进入了画舫,因为,他是“小初”的老师。与他随行的,却还有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脂粉淡抹,晕着娇媚的神态,亦步亦趋的跟着公子汐上了舫,骄傲又高贵,也没有任何不自然之色,仿佛这个舫不是别人的一般。

  而她在见着粼川之时,不可避免的惊羡了一番,而再触及一旁的墨凝初,只微微的怔了怔,便恢复了高傲的笑容,唇角还挂着挑衅与不屑的笑,特别在扫视了墨凝初那娇小的胸脯的时候,几乎便是无视的侧目,一言不发的将视线移回到两个男人身上了。

  有时候,女人看女人,不需要语言。

  墨凝初嘴角抽搐,便从里面读懂了“你还乳臭未干”,“完全没资格和她较量”等等信息。

  只是现在不是想着如何回瞪那女人的时候,她似乎面临着更大的灾难。囧!

  

第二十八章 乐极生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