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粼美人生气了(三)

    而事实证明,画舫周围,低温的气压持续笼罩,毫无好转的迹象。

  从那日开始,粼川的心情便似乎再也没有好起来,有事没事便直接将墨凝初从小美的房间抓出来,用绳子栓着她的腰,末端绑在船舷上日晒风吹,像一只宠物一样对待。而他时不时会站在高高的画舫楼台上,用细长促狭的眸子居高临下的从瞥她。

  面无表情,凉飕飕吓人。

  可惜墨凝初心理素质一直很好,就算被拴住,她依然活力四射,晒着太阳,将自己头发上的绸带扯下来叠成各种各样的花色,浑然不知那悄无声息定在自己侧脸上的那双黑眸,暗沉沉的涌动着怎么样的一种的情绪。

  可墨凝初没看见,不代表船上的其他人没看见,那样黑压压的薄怒,压的谁也不敢大声说话,连做事也是小心翼翼,简直过的苦不堪言,一时间,漂亮的画舫像鬼船一样死寂莫名,人心惶惶。

  而最终看不下去的,是常绪。

  连续的这两日,主子的脾气坏到了极点。

  就算是送上他平日最喜爱的膳食,也不见得他会吃一两口,尤其是见着某人就算端着青菜稀饭绑在船舷依旧欢乐十足的模样,更是薄唇紧抿,怒威翻滚。

  这是对于那个向来冷静清浅,万事提不起兴趣的主子而言,是从没有过的事。

  内心再迟钝的人都应该想得到,这都和一个人有关,可偏偏那个人不知好歹,一度将主子惹怒还浑然不知,作为最忠心的贴身侍卫,他是否应该劝一劝那姑娘,不要这般无理取闹?

  结果,他的想法还未实施,墨凝初却已经先发现了他,瞬间换上一脸笑容灿烂若桃花:“阿绪,我可以和你商量一件事么?”

  常绪抖了一下,紧抿着的唇一言不发的盯着她。从她冒出这个“阿绪”的称呼开始,他便突然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来劝解的决定,主子都无法奈何的人,他能耐她何?

  墨凝初自动过滤了他眼中的抗拒的神色,笑的更甜腻了:“阿绪,你能不能把我家的小美也接出来?”

  那讨好的可爱模样真是让人心慌意乱,而常绪没有明白,墨凝初只是在想着如何把他扳直了送给自家的婢女顺便再气气那只可恶的饲主罢了。

  “当然,你也可以经常去那个房间多坐坐的。”某凝继续深入交流,发现常绪已经黑了脸,有想要撤退的痕迹,连忙扑上前抓住他的袖子,“你难道都没有考虑过要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常绪嘴角抽了抽,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正要将她抓着袖子的手给扯开,可刚刚触碰上,就觉得瞬间有一道尖锐又寒冷的目光从身后射来,直直的要将他戳穿戳穿再戳穿!

  常绪颤抖的回头,黑线瞬间凝固在了额头上。

  ……完了,他死定了!

  粼美人依旧是一身华服,身形纤长挺拔,面色却暗沉无比,盯着墨凝初的狭长细眸更是幽黑幽深。

  常绪非常识趣的立刻离开,灰溜溜的躲进厨房准备午膳,逃跑之时理所当然的被主子冰冷的气息所煞到,折腾个小心肝懊悔无比,他就怎么自以为是的要来劝解这个小祖宗呢?呜呜,他好想哭!

  画舫之上,粼川抿着漂亮的薄唇,风卷着他的墨发在空中而舞,墨凝初抬头看去,正巧对上他漆黑如星辰的眼睛,那点在下方的泪痣显得华美无比。

  可四目相对的瞬间,粼川却又别开了眼,不再看她,高挺的背影拐了几个弯,便完全消失在了墨凝初的视线里。

  墨凝初很不淡定的想,这个人明明很生气,可又不愿意说出来为什么在生气,不愿意说出来便算了,还要故意给别人看到他现在很生气——啊啊啊,真是个闷骚的男人啊!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不冷不热,而这样的怪异气氛持续了三天,墨凝初一度以为这样的状况会一直坚持到最后到达花田北,却没有想到,在第四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人。

  

第二十六章 粼美人生气了(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