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野山参大叔

    他一句话就把锦竹堵的翻江倒海,欲语不能。

  锦竹微颤,冰凉的风让他浑身都不可抑制的发冷起来。

  粼川的话很轻很淡,却带着沉重的威严。锦竹自是明白那话中的意思,而他亦知道逃不过今日,曾今所有能躲藏的地方都被这位大人物一一点名,那话语中的挑出的威胁之意已经很明显。

  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锦竹君在十年前本就是个地位极高的游士,贩卖情报而闻名与世,想要求他帮忙的人数不胜数,可在五年前,他突然金盆洗手消失了,可谓知道的东西越多,便越是危险,有传闻他是惹了不可以招惹的人,才不得不隐退江湖。

  而这其中的缘由,其实只有他自己明白。

  锦竹叹息一声,朝着粼川做了一个揖,“小人所知其实并不多,当年之事我发誓不说与人听,若是违背誓言,便会身首异处,死无葬身之地。”

  一抬头,便瞥见粼川“现在就能让你死的很惨”的表情,不由得吞了吞口水,飞快的补充道:“可小人又怕这么重要的东西会因自己而消失,便在立下誓言之前默写了一份……”

  说罢便连忙跑进了屋摆弄了一阵,解开密道三层的锁,再打开机关,取出一只箱子,金雕银饰,红蜡封存,看得出多么镇重。

  他又从另一个机关里取出钥匙,去掉红蜡,打开锁扣,将里面的东西用双手捧着,含泪小跑着送到了粼川的面前:“公、公子请过目……”

  真是窝囊啊……

  粼川凤眸促狭的眯起,将白色的信封拆掉,淡淡的扫着那墨色字迹。

  良久的沉默在空气之中蔓延而开,锦竹甚至不敢抬起头去看那俊美的脸上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诡异的寂静让人忐忑不安,风一吹,都能让人毛骨悚然。

  顿了顿,粼川突然笑了,却说的是与信无关之事:“你这锦竹居倒处处都是有趣的宝贝,我想要一件东西,可否?”

  锦竹一愣,顺着那修长手指望过去的时候,不由得嘴角抽搐:“公、公子请便……”

  一边抽搐一边汗颜,那个东西在这黎山很普遍啊……他要那个做什么?自己的模样真有那么形象么?公子是在和开他玩笑么?为什么这个笑话听起来如此的让人心惊胆战呢?

  *****************************

  夜色缓缓而落,粼川结束一切的时候,那个粉色小姑娘已经睡着了,趴在那块大石头上,睫毛垂下,被风吹的轻颤。

  他一弯腰,便将她搂进了怀里,锦竹在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欲言又止。

  “还有何话?”

  “公子,您看了信,难道就没有任何疑问么?”

  “为何要有?”

  锦竹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想了想,终于又道:“那是……公子如此聪明,此等小事一看便知,可我还想说一事……这位姑娘日后注定倾城绝色,红颜祸水,请公子三思。”

  粼川淡淡的瞥他一眼,不再言语,转身越过木桥向前行去。

  他单薄的唇瓣勾起的弧度隐秘在雾中,锦竹看不清,也看不懂,他如今自身难保,也顾不得去研究这位大爷想的是什么,还是回去收拾收拾,找个南疆偏远的小镇,永远别回来了。

  一望无尽的天空上碧星璀璨,锦竹安抚了自己心爱的花花草草,正要乘夜逃离,面前却突然落下一双黑色夜行靴,他警惕抬头看,见着一张脸,微怔片刻,便立刻赔笑道:“主君,您怎么来了……都按照您的吩咐进行了……我没有……”话音还未落下,一抹寒光骤然划下——

  那矮小的身形无声无息的落入了草丛中。

  鸟声悲戚而鸣,开的正艳的花儿孤寂而默。

  天空似乎陨落了一颗星星,墨凝初在粼川的怀里突然惊醒过来,睡眼朦胧的看着雾中的世界,还有些回不过神:“野山参大叔呢?”

  “在你怀里。”

  墨凝初愣愣的往怀里看,一颗又大又闪亮的山参正炯炯有神的插在她粉色的腰带里,还是刚刚拔出来的,山须上还带着些泥……于是,她囧了。

  拜托大爷,大半夜的,您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讲这么冷的笑话……

  路途漫漫,墨凝初自知挣脱不开,也懒得挣扎,在粼川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

  梦里她又梦到了那一个梦境,梦里桃花风华,落英缤纷,而尽头是一个男子,墨发渡月,长身玉立,他背对着她而站,清冷高贵。

  她看了许久,也看不清他的面容,可他却像一颗种子一般种在她重生的命运最初的起点,总是抹不掉,忘不去……

  

第十七章 野山参大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