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乱了心

    第二天苏曜扬起床的时候,一欢还在睡,苏曜扬无意中瞄见扔在角落里的床单,那上面的一抹嫣红格外明显,他冷冷一笑,看也不看她,转身走开。

  由于他的房间就在一欢房间的隔壁,他下楼要经过一欢的房间,偏巧遇上了苏曜辉。

  “早!”他心情愉悦的向苏曜辉打招呼。

  “来找我女人啊?不好意思,她昨天晚上太累了,睡得太晚,现在还没有醒!”

  苏曜扬房间咬重“昨天晚上太累了”,看着苏曜辉的脸,宣示着他对常一欢的所有权。

  “她是一个有思想有感情的人,她不是你的附属品,像你这样冷血无情的人,不会有女人真爱你的,哪怕有女人爱上你,也会因为你的冷血离开你!”苏曜辉毫不示弱。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真爱!”

  常一欢于他来说,是这寂寞大宅里一盏亮起的明灯,他寂寞了太久,藏着真心活了太久,第一次遇上那个可以令他敞开心房的人,他怎么能因为他一句话就放手?

  无论是夜雨下漫步而行的交谈,又或者是她烧出来的饭菜,都成为苏曜辉为她心动的理由。

  苏曜辉第一次感觉到温暖,那个小小的身影,瘦弱的身躯下是温暖的光环,她就如同闪耀在天空中的天使,用她的微笑温暖每一个人。

  而她最渴望的那个人,却是对她最冷的那个人,他多么想疼惜她,呵护她,告诉她,其实他的怀抱比苏曜扬的怀抱温暖。

  苏曜扬挑了挑眉毛,“真爱?真爱是什么?值多少钱?”

  “我花了一千万买来她,她就是我的!”

  “一千万啊!我喜欢她吗?我爱她吗?可是你呢?你爱她又如何?你能得到她吗?看来你的真爱远不如钱来的现实!”

  他们的吵闹声终于惊醒了还在熟睡中的一欢,她清晰的听见他高分贝的声音,隔着门板,一字一字砸在她的心上。

  对于他那样的人来说,钱和利益永远才是最重要的吧?

  原以为昨他天是他喜欢她,向她示好的表现,却原来,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常一欢,你无权无势又无貌,凭什么让他喜欢你?

  她把自己包在被子里,无声的哭泣。

  是啊,他说的对,常一欢有什么值得他花一千万的地方?

  而那一千万,不过是他用来践踏常一欢的资本而已…

  还没有入冬的天,怎么那么的冷?

  常一欢忍不住紧了紧被子,棉被里全是他的味道,一如他还在她身边的样子。

  苏曜扬坐在办公桌前,紧紧盯着电脑上的表格,欧阳煜则是很安静的站在旁边。

  原因是常半春抢了他市中心的那块地片,还号称自己是苏曜扬的未来岳父。

  “常半春这个老东西,竟然打着苏家老丈人的旗号到处招摇,给他点颜色瞧瞧!”苏曜扬不带丝毫情感的按动着鼠标。

  他讨厌这种被人要胁的感觉,不管是谁!

  “是,我知道了。”欧阳煜志身,很恭敬的出去,带上了门。

  苏曜扬有些头疼,昨天晚上他几乎一夜没睡。

  桌上的电话响起来,苏曜扬按下免提键。

  “苏总,您的未婚妻来找您。”秘书甜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他没来由的想到那个叫常一欢的女人,她也会这样低三下四的弯着腰叫他,她顺从安静,他便越觉得她令人讨厌,可他为什么在听到她要离开的时候,又那样的恼火?

  苏曜扬并没有沉默太久,“让她进来。”

  要留言,要收藏啊,都木有人理欢,好伤心啊。

乱了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