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诱惑

    不该她看的东西果然是不能看的,那字里行间对蔓罗的思念让她的心揪成一团,她不敢开灯,更没有勇气再去看那本小册子,她扶着床,一步一步走到窗前。

  “天上的神仙,可不可以在曜扬生日的这一天,满足他这个愿望?”她虔诚的跪下,默默祈祷。

  “信女常一欢愿付出一切,只要能让他见她一面…”

  她的眼泪掉下来,她是那样的爱他啊,爱了那么多年,虽然他不爱她,但她爱他,与他无关。

  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是他希望的事,她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完成。

  漆黑的夜仍然无声,那个她要等的人,此时正在别的女人怀里。

  苏曜扬和白馨哲已经吃过了饭,这会儿正在苏曜扬的另外一座房子里,苏曜扬在洗澡,而白馨哲则已经洗好了。

  用晚饭的时候,她故意在晚饭快要结束的时候绊倒了waiter,令红酒洒了她和苏曜扬满身,而苏曜扬又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她知道他一定会要求换衣服洗澡,便和他一起来了苏曜扬私人的别墅。

  天气有些冷,她并不急着钻进被子里,打开柜子里的红酒倒出来,她和苏曜扬每人一杯,看一眼苏曜扬的杯子,她打开自己的包,取出一些粉末放进去,轻轻摇匀。

  她微笑着看着那些粉末完全溶化在酒里,放下杯子,安心的等待苏曜扬出来。

  今天是她怀孕的绝佳机会,她相信,只要她有了他的孩子,苏子腾和父亲一定会让苏曜扬和她尽快完婚的。

  苏曜扬很快就出来了,白馨哲递上她精心为他准备的礼物,“打开看看,合不合意?”

  苏曜扬接过盒子,放在一旁,并没有拆开。

  “不想知道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吗?”白馨哲扬扬下巴,露出她洁白的锁骨。

  苏曜扬没来由的有些心烦意乱,不知道为什么,常一欢在电话里的祈求声一直响在耳边,他起身,“我该回去了。”

  白馨哲有些着急,拉住他的胳膊,笑着看他,“怎么?想念你那个小雏儿了?”

  苏曜扬的眉毛挑了挑,又坐下来,“我不回去的话,苏曜辉会到父亲那里告状,难道你希望我做不成苏家的接班人?”

  白馨哲笑,“你们苏家的老爷子还真是好笑,你都那么大人了,还要这样的管着吗?再说了,就算管也得是他亲自管你,怎么让那个苏曜辉管你?”

  苏曜扬没有回话。

  “好好好,不勉强你,陪我喝完这一杯,聊几句就让你走。”白馨哲拿过酒杯,递给苏曜扬。

  “这才几点那?十一点钟而已,需要那么早回去吗?”

  苏曜扬接过酒,和她碰杯,白馨哲笑的很甜,“生日快乐…”

  白馨哲看着苏曜扬把酒杯中的酒喝光,拿过他的酒杯放下,直接坐到了苏曜扬腿上,“曜扬,再陪我一会儿,好不好?”

  苏曜扬没有动,仍然安静的坐着,沙发很软,白馨哲身上的香水味道很浓,让他微微有些眩晕。

  “曜扬,咱们订婚都三年多了,再不结婚,我该要被别人笑话了。”她的手不安分的游走在他身上。

  三年了,他们该做的事一样没少,她对他的身体还是相当了解的。

  苏曜扬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我不能不回去!”

  她不甘心,手又放回到他腿间,“我想要…”

  她站起身来,身上的浴袍尽数滑下,光滑的胴体在幽幽的灯光下一览无余,她环上苏曜扬的脖子,“曜扬,给我…”

  

诱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