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就她了

    苏曜扬接过来两张照片,看着照片上的女孩,一个粉黛不施,芙蓉如面柳如眉,唇红齿白,干净清新,干净的如同天使一般让人想亲近。

  另一个看上去要小一些,虽然比那一张上的女孩子漂亮,比前一个漂亮灵气,可却缺少了一种亲和力。

  苏曜扬丢出来一张照片给常半春,“就她了!”

  常半春弯腰捡起地上的另一张照片,笑笑,“那就恭喜苏少了。”

  苏曜扬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同喜。”

  常半春见事情办好,准备离开,正转身的时候,苏曜扬又发了话,“让我的人跟你去,接我的女人回家!”

  苏曜扬特意咬重了“我的女人”,那是他无尽恨意的开始。

  “好…好”常半春边笑边走。

  他笑的极是开心,这一场,他赢的漂亮,能让苏曜扬这样的人物败在自己脚下,真的是一种享受。

  想到刚才发生的种种,他这才敢去擦额际的冷汗。

  凤城最东角的旧式楼房里,十九岁的常一欢和妹妹常一乐正在织毛衣。

  “姐,你织的毛衣真漂亮,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常一乐不停夸赞着自己的姐姐。

  她比一欢小了两岁,嘴上虽然夸赞着姐姐的手艺好,心里却是希望姐姐能多做一些活计,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少做一些了。

  他们的父亲正是常半春,常半春好赌,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让他输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房子和几件不像样的家俱,为了让一家人可以生活的好一点点,一欢十七岁就辍学在家工作了,如今她一个人兼着三份职,白天去饭店洗碗,空闲的时候做做小学生的家庭老师,再有空的时候,就织织毛衣,拿到毛线行里去卖。

  “我们乐乐织得也不错啊,有模有样的,买这件毛衣的要是个男的,一定会爱上你的。”常一欢一针一针的织着毛衣,很认真,很仔细。

  常一乐拿起一旁的杂志,“是个男的有什么用?不是所有男人都是有用的男人,如果男人都向苏曜扬这样,该有多好?”

  常一乐捧着那本杂志,杂志的封面恰恰是苏曜扬,大红的标题在他那张峻脸的映照下,也显得暗淡无光。

  “姐,你说苏曜扬他结婚了吗?”

  常一欢仍然低头织着毛衣,“乐乐,别想那么多了,苏曜扬那样视女人如玩物的男人咱们根本惹不起的,你还是专心学业吧,等将来你上了名牌大学,找个好一点的工作,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常一乐没有再出声,只是静静的望着杂志上的男人发呆。

  常一欢不敢去看杂志上的男人,她曾经在她工作的酒店里远远望见过一次那个男人,虽然离的那么那远,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是那样高大冷峻,她一眼就喜欢上了他,可是,喜欢他的女人多了去了,又怎么会轮到她?

  她不停的搜集着他的一切,所有和他有关的杂志、报纸、海报,她统统收集下来,只是想多了解他一些。

  了解的越多,她就越不敢再喜欢他,像他那样完美的男人,只能在梦里出现。

  而她这样卑微的小市民,注定只能仰望他那样的男子。

  她低下头去,依旧织着自己的毛衣。

  再织的快一点,织的再多一点,赚到的钱也就多一点,他们的日子也就可以轻松一点。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常一欢没有停下来,仍旧织着她的毛衣,父亲推门进来,“一欢快别织了,爸爸现在不欠钱了。”

  求收藏,求留言,求鲜花,求推荐,求红包

  

就她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