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与君邀白头6

    正房中沐广茂与方氏的争吵声又是在方氏的哭泣、沐广茂的安慰中渐渐停息,待他们房中平静,沐景与孟卓然也从院中各自回房,夏妈妈和绣儿早已等在房中问她情况。

  沐景只得将与沐广茂说了一遍的话再说一次,直将夏妈妈与绣儿说得心花怒放,到了夜深才端水整床服侍她休息。

  她们离去后,沐景照常拿了书躺到床上,却是书也看不进,觉也无心思睡,心里总是想着英霁,想着表哥的话。

  难怪他要发那样的誓,可以想象,当初他一介意义风发的少年,突然遭遇此事……若只是家道中落还好,却偏偏是这种事。辰舌似箭,人言可畏,他正是要面子的年纪,那时候心里肯定是难受至极,不知这些年,他是如何过来的?

  想罢,忍不住微微叹息,又将书心不在焉地翻了几页,觉得无趣后才要熄了灯躺下,却听窗外“咚咚”响了两声。

  “文杰?”沐景朝窗外轻声道。

  没听见沐文杰的声音,却又“咚咚”响了两声。

  莫非是表哥又想起什么来,想对她说?沐景疑惑,起身走到窗边开了窗子,外面黑黑的,连正房的灯都熄了,一个人也看不见,正奇怪,却见外面窗台上有白白的东西,竟是一颗小石子压着的纸条。

  沐景心中突然开始紧张起来,拿起纸条一看,只见着一行字:我在后门花地旁,可否出来一见。最后有个落款“云止”。

  沐景的心再次狂跳起来,立刻关了窗,木然无措站在窗旁,突然想起司马相如那邀人中夜相会私奔的琴歌《凤求凰》来,不觉面红耳赤。

  然而不一会儿她就冷静下来,知道英霁此邀与先人不同,他应是有话要对她说--而他们,的确有未完的话。

  沐景照了镜子,简便地挽了个发髻,插了那支白玉簪子,穿好衣服,又将床上被子裹成睡了人的样子,这才吹了灯偷偷出门去。

  到花地时,英霁正一动不动站着看向后门处,专注紧张,甚至连她从身后走来的脚步声也没发觉。

  “英官人。”沐景在他身后轻唤。

  英霁回头见她,又惊又喜,沉默半晌才得以开口道:“你怎么从前面过来?”

  沐景解释道:“我弟弟不是同赵官人去打猎了么,还没回来呢,家里给他留着门。”

  “这子昀,怎么弄到这么晚……”英霁自语道,随后又说:“你放心,子昀箭法很好,一定不会让文杰有什么事的。”

  沐景笑笑,点点头。

  突然安静下来,两人都有些尴尬,英霁神色更是不自然,立刻说道:“这么晚叫你出来没有别的意思,而是……我准备明天就走。”

  “明天?”沐景大吃一惊,不是还有两天的么?

  英霁有些迟疑,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了一会儿才说道:“今日傍晚,我与展之妹妹起了冲突,所以我打算明日就回广进客栈与子昀会合。”

  冲突?沐景思虑一下,才问:“她是不是对你说什么刻薄话了?因为我?”

————————————————————————

文文周一上架,上架前的文字情节所剩无几了,所以周五至周日这三天可能会减少更新,大家等着上架前的重头戏哦~~

与君邀白头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