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别3+通知

    问过绣儿,得知孟卓然早已离去,躺在床上有些懒得动,直到想起那棵兰花还没种,这才来了些精神,忙起身梳洗好了去准备花盆,准备肥料,开始将兰花种下,当把兰花放到窗边桌旁,这才发觉桌上已放了盆花,正是英霁替她买下的那盆。

  很巧合的,那竟也是颗兰花,是颗君子兰。沐景将两盆花摆在一起,心想:其实也不算巧,这时节本来就是兰花最走俏,又雅致,又美丽,还正值开花之时。

  正看着花,窗外传来一阵童音:“文杰哥在不在家?”未待外面的人回话,沐文杰就从屋后跑了出来。

  沐景听到他在门外问:“干嘛?别让我带你们打弹弓,我不去,我现在在做弓。”

  “不是不是,是有人要见你。”

  他们似乎一边说话一边在往外走,后面的声音有些听不清了,沐景也没去在意,然而没过多久沐文杰就回来了,站在窗外看了她许久,才小声道:“姐,有人要见你。”

  沐景头也没抬,一边用湿布擦着兰花的叶子,一边问:“谁?”

  沐文杰声音又放低了些,“赵大官人。”

  “他?”沐景这才抬起头来,只见沐文杰看着自己一脸深思模样,奇怪道:“他要见我?”

  沐文杰点头:“在村后那棵大槐树下。”

  “什么事?”

  沐文杰摇头,看着她,仍是一脸沉思,随后似乎想到什么,眼中瞬间一亮,随后又黯淡起来,很是一番烦恼揪心模样。

  沐景又奇怪地看了他半晌,想到梅山居士之事,这才走出房间来,心想也许是因为那事才找她的。

  今日天气又是不错,暖风和煦,沐景随沐文杰出门,绕到屋后,再走几步,就看见那棵大槐树了,也看见了大槐树浓密树叶下的一身黑衣,远远看去,他那身躯倒是挺拔,如同另一棵树干一样。

  沐景还往前走着,沐文杰却不走了,她回过头去以询问的目光看向他,他摸了摸头,说道:“赵大官人也许是有什么话要对你说,我还是不去了吧。”

  沐景看看远处,又看看他,不再管他,往前走去。她在离赵晔差不多三四步的距离时停下,微欠身道:“赵官人。”

  赵晔回过身来看她一眼,淡淡道:“沐小娘子。”随后脚步挪了挪,踯躅一会儿,侧身对着她道:“我与云止,就是之前住你表哥家的英霁,预备今日就走。”

  沐景没说话,心中暗暗惊讶:怎么英霁没和他说她么?看他的样子,好像还以为她与英霁十分生疏。

  赵晔侧头扫她一眼,下巴又抬得高了些,接着说道:“你与你弟弟为孪生,那便也是十七,可曾许配人家?”

  沐景再一次惊讶,不明白他为何问她这问题,这与梅山居士什么的没有半点关系吧。她莫名其妙着,心中试图去大胆猜测,却又觉得不可能,最后只得摇摇头。

  “嗯。”赵晔虽侧对她,却也似看见了她摇头,沉默片刻才开口道:“我想纳你进门做侧室,若你没有什么心上人之类的,我便去给你父亲说,你觉得如何?”

——————————————————————————-

第三章了,上架前的章节都发完了。其实按我的想法,是要将情节还往后面挪一挪的,可是一看字数,都要十万了,实在不能等,只好到这里截止了。

于是可以告诉大家,到这里,男二就成了男二,男主这匹黑马要出世了,从此再没有才子佳人、你浓我浓,而是闷骚傲气男与自尊烈性女的故事——后来大家知道,此男在此女的折磨下成了妒夫,甚至闹得离婚。为何成婚,为何又和离,为何相爱,为何深爱,便是上架后的内容。

我觉得我有必要说一下更新。很多妹纸都知道,我的长处绝不在更新,而更新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恶梦。虽然在休息的半年里我痛定思痛改了很多,而且此文有大纲更新起来不至于太急人,但那种每日万更的事对我来说仍然和梦一样,至少现在是不可能实现的。

明天,我是准备更一万的,这个数字只能算是上架当天的最低要求。我自然是想多更的,可是我无法做到时速两三千,也无法做到连续奋战五小时以上,所以我只能有多大肚子吃多大碗饭。我能做的,就是保证每天至少六千更——通常情况下,也只有六千更。一般不会爆发,因为我只想保存实力,好全心全意将这持久战打完,我的目标是,保持基本六千更,时而加更,绝不断更。

然后……说一说每个作者的心声:希望大家尽量支持正版。这种感觉若大家无法体会,可以想一想自己是个农夫,每天起早贪黑辛勤劳作就为年底有个好收成,然后得以糊口。可是年底时,你发现你的庄稼都被人偷了,你发现你身边需要粮食的人都吃饱了,可你却分文无有,那种感觉……唉,一把辛酸泪。

题外话说了太多,那个充值方法我就不说了,反正大家点页面上面的“我要充值”,按步骤来就是,不懂的可在评论区提问。

离别3+通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