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与君邀白头4

    被他开玩笑,沐景有些不好意思,却也笑道:“那不是你不想要么,因为你,我还被娘笑了一通,说我和我爹痴心妄想,结果送上门十多年人家都不要。”

  想起前尘往事,孟卓然脸上终于深沉了些,待走到院中那棵杏花树下站定后才回头道:“其实,还早一些,我爹就给我提过,我当时还挺高兴的,差一点我爹就给你爹说了呢!”

  听到这话,沐景大吃一惊,还以为他开玩笑,可他的样子却不像是开玩笑。

  “我想那时候你也会同意吧,如果真的顺利,说不准我们现在娃儿都有了……”

  沐景仍保持着惊异的神情,不知能说什么。孟卓然神情严肃,接着说道:“全是因为那一次啊,我那时候刚刚决定不再读书,和我爹一样弃笔从商,然后,那个……”他脸上竟有一丝赧然,不再看她,微低头道:“然后一同玩的伙伴……那个,你也认识的,就是冯十三,嗯……他说经商谈生意结交大人物就不得不去一个地方,然后,就带我去了群芳楼。”

  直到此时,沐景才知道他这千年一见的羞怯从哪里来。群芳楼,她自然没去过,可在隋县县城里过了那么多年,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些:群芳楼是隋县最大的妓馆。

  “那时候我没敢怎么样,嗯……也有怎样一些……但后来回来再见你,就突然想:其实阿景做妹妹挺好,要做夫妻温柔同眠的话却还少点什么,后来又发觉我牵你的手就像牵男人手似的,与在群芳楼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所以,后来就给我爹说,我不要娶阿景。”孟卓然说完,脸上终于自然起来,微笑着看向她。

  沐景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也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说气却气不出来,最后只不悦道:“我被你牵着也觉得是被女人牵一样,与……与别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别人?”孟卓然兴趣盎然道:“别人是谁?”

  沐景微有些脸红,转过脸去,“除了你,都是别人!”

  孟卓然便大笑起来,随后说道:“不说我也知道,今天我可看得清清楚楚,还有刚才姨父和姨妈吵架不都说了吗?那玉树临风的英大官人便是你心上人是不是?”

  他又来调侃她,沐景仍偏着头,并不理他。

  孟卓然继续道:“最初我还以为你和那赵大官人是一对呢,看你低着头,他牵着马,一同走在绿草地上,还真有些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觉。后来坐下时,我就坐在你身旁你都不理我,频频抬头看对面,本来还以为你在对那赵大官人暗送秋波呢,后来却发觉不对,你看的好像不是赵大官人,而是赵大官人旁边的英大官人。”

  沐景小声嘟囔:“吃都不能让你静下心来,我哪里暗送秋波了。”心里却想,自己总是抬头看么?她怎么记得只看了几次而已?连初来乍到一无所知的表哥都发觉了,别人不是全看了出来?正有些窘迫,便听孟卓然说道:“我在汴京,好像见过他。”

与君邀白头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