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落月山情事5

    沐景因他的说法而想笑,更多的却是无法言语的触动--他果真是说了,只是,她也有想说的。她低头沉默着,他看着她,等着她的回复,紧张着急着。

  许久,她才抬起头来,轻轻笑了一下,转过身朝岸边走出两步,说道:“那一日我听到了你那位友人的话,他说像我这样出身的女子,无论是做妾还是做外室,都是一大祸患,会惹得家中不得安宁,你不怕么?”

  远处有前来赏花踏春之人的笑语连连,有卖花人的吆喝声,好像很近,又好像在天边般空旷幽远,而身后,竟是长久的沉默。在这相对的寂静中,她的心亦沉到谷底,甚至想说“算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答案了。”可这自然只是想想,她能做的,只是陪他沉默,感觉他的挣扎。或许她还保存着那份自信,自信她看的不会错,他不是那样的人, 真的不是。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开口,似乎十分艰难地说道:“有件事,我想,我须告诉你。”

  沐景仍是没有回头去看他,静静站着。

  他说道:“我知道在汾州人眼里,我是天子骄子一般的人,家世好,又是前程似锦,若能进我家,定是风光无限,可……事实却并非如此。我家中的确辉煌,也的确有些名望,但那是多年前的事,在我曾祖父还在,或者我祖父还在的时候。自我祖父去后,我父亲便因父荫做了不小的官,可父亲不是有大志向之人,还有些不太好的习性,不只父亲,甚至其他叔伯也没有能传承曾祖父、祖父之才能,以致家中渐渐没落,直到后来的御史台的弹劾,英家终于再不复当初盛名。”

  沐景并没有开口,英霁接着说道:“那一次弹劾,惊动朝野,几乎整个汴京城都知晓,我父亲与大哥同时以……****罪被上告。”

  听到这儿,沐景陡然一惊……是什么样的情况,能让父子二人同时被告?而且他不是家中嫡长子么,为何又有大哥?

  “后来我大哥被判死罪,父亲被判为诬告却仍然连降三级,英家祖先数十年建起的显耀声名终于毁于一旦。我若在祖父在世时入军中,自然能步步高升,可在如今,却只能凭自身本事获得功名。所以,我家中不止不是显赫门庭,甚至早就颜面尽失,我看着虽是前途无量,要想有一番作为,亦是难事。”

  许久他才问:“如此,你会愿意随我至东京么?”

  沐景没想到他能将这样难以启齿之事告诉她。她以为他生在京中,见惯了达官贵人,他所说的今非昔比也许并不算什么,然而他家中的事连她这个远在天边,而且只是小商贾家中出来的女子都震惊。若是别的罪倒还好,却偏偏是****。他说得隐晦,但她却能多少猜出一些:据她所知,一般的**是不会判死罪的,能判死罪,又最多见的,便是公公与媳妇**,儿子与父亲的妾**,他大哥最终被判了死罪,那可能是与父亲的妾**,可他父亲却被诬告?

落月山情事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