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亲赵某人4

    若单单是这,倒也罢了,有人走得慢,大不了多花些时间;天降细雨,忍着点也行;可偏偏沐景这带路的还不熟悉路。等到正午时分,她模模糊糊的,已带错了两次路。第一次,走了一刻多沐景就发觉走错,说折回去时赵晔并没有说什么,只有沐文杰抱怨了两声,到第二次一直走了半个时辰沐景又说好像不对时赵晔似再也忍受不住,出声道:“小娘子,赵某事急,烦请认真一些。”

  沐景早已累得无力,喘了好久的气才平静下来,倚在树旁语气不太温柔道:“赵官人,舍弟没与官人说么?我只来过两次,一次十二岁一次十四岁,且是由姨父带路,我不过负责游玩而已,如今还有一点印象已是大幸了。”

  “那小娘子的意思是今日只能在山上瞎晃,运气好便能撞到?”言中之意,让她如此带路还不如自己找。

  沐景便笑道:“官人若不愿被我误了时间,那便自己去找吧。反正官人武功好,万一闯进深山遇见豺狼虎豹之类料也能不费吹灰之力打倒。想必那病重之人与官人也非亲近关系吧,如此多行几步路就如此不愿。”

  “你……口舌之妇!”挤出这几个字,赵晔就紧抿着唇再不肯与她多相争,带着明显的怒气低头三步并作两步往回走。

  沐景也生了怒,见他过来就往后让,生怕与他距离近些,谁知脚下一滑,竟从路边滑了下去,沐景被吓得不清,当即再也不管什么,伸手就朝眼前能抓的东西抓去,抓到的却是赵晔的裤脚。

  赵晔今天穿的便是先前那件黑色深衣,此时因上山不便,将深衣一角揽起扎在了腰带中,露在外面的就是中裤了。那般贴身的衣服突然被人往下面拉,无论是谁都要心中一紧的,赵晔便是瞬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紧了裤腿,在感觉自己腰间发出一阵轻微的布料拉扯声,似乎腰间系绳随时有危险断裂时便想也不想地踢脚甩下裤腿上重量,沐景受不过他这力气,而且他中裤布料过于柔滑,一下子就被甩下路旁。

  “姐姐!”沐文杰大叫一声,立刻跑上前去。

  这一段山路虽狭窄,可旁边却并不是什么大山坡之类的危险地方,沐景这一摔不过是摔在了一块低于路面的土地上,自然没有性命之攸,也没有重伤的可能,可还是摔得浑身生疼,被沐文杰扶起来时很不容易才在地上支起了上半身,往腿上一看,裙下的中裤都已磨破,显然腿上被擦伤了。

  沐景龇牙忍了忍疼,抬头去看上面站着的赵晔,只见他也看着自己的腿,发觉她看过去才立刻移开目光,脸撇向一边,紧绷着脸,没有一丝要致歉的样子。

  赵晔自然知道她在看自己,也知道她必定对自己有怨言,可他如何能说出原因来?他那时也没时间多想,下面又不是什么悬崖峭壁,难道让她将自己的裤子扯下么?

皇亲赵某人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