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佳人笑颜8

    才出篱笆院,没等走远沐文杰就急着问:“姐,快说快说,为什么要编故事,为什么编了故事梅山居士态度就变了?”

  “小点声。”沐景谨慎地提醒,加快脚步往山下走,待真正远离了木屋才回过头来,只见沐文杰一脸大惑待解地看着自己,赵晔虽没说什么,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但看上去也是不明白的。

  “现在能说了吧?”沐文杰早已开口。

  沐景这才答道:“以前我问过姨父,为什么梅山居士要一个人住在这里,姨父说他只知梅山居士先前在东京一带行医,因医术好,医德高,二十多岁便赢得神医之名。他在而立之年才成婚,听闻对方还是京中贵女,然而成亲不过三载那女子就去了,竟还是因病去逝,后来京中就再也不见神医的踪影,只有极少人偶然才能得知他隐居在了汾州。

  姨父那时叹着气对我说,梅山居士虽从来不谈过往,也不谈他那成亲不过三载就离世的娘子,但却在娘子离世后长年躲在深山中苦研医术,可见对其妻用情至深。身为‘神医’,却看着自己爱妻因病离世,梅山居士必定心中必定大受创伤,这才离了红尘躲进深山中。当时看到居士突然转变态度,我也是大吃一惊,后来知道他改变态度的原因是因为听到病人是十六岁的女子,又说对女子的咳嗽之症无能为力,便突然想到了他过世的娘子。他娘子离世时应该也是年纪轻轻,应该也是咳嗽,或许也同样从小病弱……他当年必定为救他娘子费尽心血,可他娘子还是去了,所以他再也不治咳嗽的年轻女子。”

  “所以姐你就说要治的是赵官人的娘子?”沐文杰便自语道:“嗯……所以梅山居士就想到了自己的妻子,然后就很伤心,然后就让徒弟去治了……”

  沐景点头:“他只是行医之人,又年至三十,他娘子却出生京中富庶之家,我想他们在一起定是十分不易,而在他眼里他娘子肯定美丽又善良,所以才说了那番话……”说完,她轻叹了口气:“梅山居士是好人,待我也好,我却如此骗他,有意勾起他的伤心事。”

  赵晔看向她,开口道:“此番,感谢。”

  沐景抬眼,十分淡然地回道:“既是帮人做事,自然要尽力去将事做好。”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不知那女子与官人是何关系,日后萧郎君到了东京……”

  “是我表妹,但萧大夫至东京也不用担心,因为……”他突然顿了顿,看着沐景迟疑一会儿才说道:“到了那时,我实言以告,他心中可能会有不悦,但应不会置之不理。”

  沐景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请好了大夫,本应轻轻松松下山,然而沐景因心怀愧疚,倒没表现得多高兴;赵晔向来就没多欢喜过,此时虽没再眉头紧皱却也不见得心情多好;最高兴的便是沐文杰,终于在频频朝赵晔投去目光后挨到他身侧问道:“赵官人,如今找到了梅山居士,你是不是就能游山玩水了?”

佳人笑颜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