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客至3

    “哪里有,妈妈……从汴梁来的人很多呢,昨天在方家时就有好几个,您怎么老是听风就是雨。”她否认着,装作丝毫不曾关心,却又掩不住那脸上的几丝羞怯,让夏妈妈看着笑而不语,临了才十分淡然地讲起了故事:“我记得有个故事,说是有个叫张三的人,将三百两银子埋在了自家房后,又怕人偷,然后在墙上写上……”

  “妈妈,你这……”沐景第一次被夏妈妈说得无言以对,又有些不好意思,最后无奈,才正了颜色,认真道:“妈妈,他的确是从汴梁来的,正如你所知道的,家中的确世代做官,是高门大户,他自己也在京城军中任着职务,又是这般一表人材,你说,这样的人,我们家与他隔着多大的距离?”

  夏妈妈从兴奋中回过神来,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距离自然大,可大得去了。

  沐景又说道:“他这样的才貌,在咱们汾州就算家世不怎么样都是要被媒人踏破门槛的,更何况他身后还有那般家世,还有那般可见的前途,东京汴梁乃天子脚下,大家闺秀何其多,若妈妈是他家长辈,会允许他在这汾州小地认门亲么?”想到赵某人那句话,她又说道:“恐怕就是带回去做小妾他家里还要考虑放不放进门。”

  这是摆在眼前十分明显的问题,夏妈妈再也无话可说。是有算命先生一句话,可是鸿沟摆在眼前,难道飞过去么?

  沉默良久,夏妈妈才叹了口气,似安慰她又似安慰自己道:“常说天不由人,或许,总有转机吧,说不定他家里正是那不计门楣的人家。”

  沐景也笑道:“是了,所以听天由命吧,妈妈别太高兴也别难过,不用为我操太多心,好好忙自己的过自己的日子要紧。”

  夏妈妈默默点头,一会儿才突然道:“呀,我厨房还有事呢!”说着就跑了出去。

  沐景起身去关门,扶着门沿,不觉又见外面如雪杏花,厅堂方向,隐隐能听得那温雅的声音。那番话,是对夏妈妈说,又何尝不是对自己说?

  极轻地叹了口气,不再关门,去房中拿了小铲便往后门而去,到屋后一下一下轻轻铲到地上给花地松土。

  厅堂中,早已吃完饭的几人正在闲聊,却听外面有人喊“沐员外”,沐广茂只得先出去,只有方鸿飞陪着英霁说话。没想到过一会儿,外面两人的声音却越来越大,竟有些似争吵一样,偶尔还有“方老三”的字眼冒出,惹得方鸿飞也看向外面。沐家与方家的生意是有很多牵扯的,听到有纠纷,方鸿飞自然关心,当即也道歉一声走了出去。

  他一走,屋中便安静了许多,因为主要说话的就是他与沐广茂二人,英霁只管笑和回话,沐文杰则只管在一旁玩自己的,此时一安静,英霁便看向沐文杰,只见他也注意着外面的争吵声,张起耳朵听着,身子动了动,似要起来,却又侧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便坐稳了。

  英霁笑道:“文杰也出去看看吧。”

————————————————————————————————————————

急着出门,没来得及检查,希望大家来捉捉虫,我晚上回来消灭,若有语言不通之处,大家以逻辑思维想想……咳……

中秋快乐,全家团圆~~~~

客至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