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解释4

    想到昨日他出箭时的快速精准,沐文杰不禁暗中大大佩服,才知军人果真不是随便当的,这般力气,这般箭法,对他来说简直就如天人一般。

  见他摸弓的样子,赵晔便知他是真喜爱,问道:“你研习射技?”

  沐文杰脸红,轻手放下弓来,摇摇头:“不算研习。”虽然很想问一根竹子弯成的弓算不算,但还是老实答道:“我不太会……”说完又赶紧补充:“爹逼我念书,不许我从武,可我看见那些字就烦。”

  赵晔淡淡开口:“你可知‘武’是什么?”

  “就是扶善锄恶,匡扶正义!”沐文杰立刻回答。未料赵晔却冷声接道:“然后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呃……这听着怎么像说书人口中的绿林好汉?沐文杰想了想,马上改口道:“不是,是行军打仗,保家卫国!”本以为这答案已经是很好的了,可对上赵晔的目光,他却又觉得不对,也实在想不到其他答案了。

  他是要从武没错,可是别人问武是什么,他怎么就答不上来呢?难道不是不用读书写字,每天练练手脚,然后有一身好功夫,谁也欺负不了,可以打想打的人,可以做上阵杀敌的将军?虽如此想,可这想法他却不敢说出来。

  未料赵晔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似的,说道:“武有千百种解释,却绝对不是与玩伴打打架,平时耍耍拳脚,以爱武不爱文之名义不读书,成日顽劣无所事事。”

  沐文杰发现这人并不是不爱开口的人,他也能说很多话的,而且说的还很对……他怎么知道自己常常与人耍拳脚,常常逃了课跑山上或是县城玩,常常被爹说顽劣?

  “我是真不喜欢读书,要不是姐姐说我就算从武也要读书了才能做有出息的武人,才能做大将军我今年连书院都不会去。”沐文杰苦着脸道。

  赵晔停了下来,沉默片刻才说:“你姐姐,如此说?”那村妇……还有这样的见识?赵晔在心中想。

  沐文杰点点头。

  “你姐姐说的,是对的,无论从文还是从武还是从其他,总要先做人,做人便要读书。”好一会儿,赵晔才如此承认。

  “可是我真正想的是学武啊,读书是为了学武,那我总不能老被逼着读书啊,我爹说那些当兵的什么出息也没有。”

  “是吗?”赵晔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让沐文杰想了起来对面所坐之天人就是武官,说来也就是当兵的,便立刻道:“你和英大官人不同,你们是从京城来的,还当着大官,神气威风,怎么是普通当兵的能比的?”

  “你也可以做官。”赵晔回答得很轻巧,好像那是谁都能去做一做的事。

  沐文杰茫然道:“怎么做?我又没本事考进士,也没兴趣。”

  “入禁军,勤操练,自会升迁,若有机会上沙场,杀敌立功,功名利碌自然可得。”

  沐文杰被他说的热血沸腾,仿佛已看到自己骑与他一样的马,拿与他一样弓,威风凛凛上阵杀敌的模样,不觉激动道:“那我是不是应募入伍就好了?”

解释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