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郎心妾意1

    后悔吗?又好像没有……

  她的手指不算十分修长,却纤细,曲着手指缓缓朝他手靠近,让他飞中又是一紧。

  沐景抬了手到他手背上方,欲以食指与拇指轻拈起蝴蝶来,明明是努力着不颤抖不与他的手相触,却在挨着那黄色翅膀时仍然将指尖触在了他手背上。

  只觉手酥了,胳膊酥了,甚至全身都酥了,然后黄色蝴蝶从眼前飞过。

  被她一碰,他立刻就放了手,她却并没有捉住。

  英霁着急,立刻又举手去捉,却被沐景一把按住胳膊:“别,再捉它就死了,我原本就没准备捉它的!”

  一句话,让两人都尴尬起来,同时低头,只见沐景两手都握着英霁的胳膊。

  “我……”慌忙松开后,沐景只觉脸上烫得能烙饼,连致歉的话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英霁却瞬时开口道:“无事!”

  沐景抬头,只见他看着自己,眼眸中印着个水蓝色的身影,光彩夺目。她想必……亦是映着他的身影,亦是这般眼中闪着光芒吧。

  在她轻笑着移开目光后英霁也移开目光,开口道:“我以为你要捉那蝴蝶……”

  “它飞着那么美,我将它捉了有什么用,那翅膀被人手捏几下都碎了,再也飞不上天空。”

  英霁有些不好意思,心想:好在蝴蝶在他手中还没被捏碎翅膀,还能飞。二人静默后,他又认真道:“那天,实在无意议论小娘子,还望小娘子恕罪。”

  沐景笑了笑:“官人又没议论,恕什么罪。”

  “子昀他性子直,初来汾州有些不习惯,而且那一日因生展之的气,所以才不怎么客气。”

  赵某人么?沐景对那人性情如何心情如何没有半点兴趣,而且说了就是说了,她想英霁就算再不高兴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吧,本性而已。她无意对某些过眼云烟的人去怨恨,也无意去弄个明白,所以听了英霁的解释也没有答话,只是笑笑。

  英霁却恐她仍然生气,又接着说道:“我与子昀一同随太尉至汾州祭拜,然清明未至,需等几日,太尉便许我们几日假,让我们随处游玩。我们出来第二天就到了此地,那一天就碰到了你与文杰的毡车,之后我们便遇上了展之。他说家中正摆酒,邀我们去家中吃酒,我们与他几乎只能算得上一面之缘,两人都不太想去叨扰,可最终盛情难却,也没找到能用饭的酒家,这才去了。本以为他只会说我们是他的朋友,没想到他却当着众人说出我们身份,我也没什么,可子昀最不喜别人以皇亲国戚来说他,也最不惯于恭迎奉承,所以那一日心情不太好,故而才说出那番话来。”

  沐景听明白了一些东西,就是这从汴京而来的二人,与方家表哥根本就不算好友,甚至也不太熟,只是……

“只是,一面之缘?”沐景忍不住吃惊。

  英霁点头回道:“去年在东京时,我与子昀在街头看见有位贵族子弟刁难展之,便上前助他解了围,本是小事,没想到他后来还专程上我们二人家中拜访致谢,这样,大概算作两面吧。”

————————————————————————————————

大家国庆快乐 !若有时间在家看文,记得收藏哦~~~

郎心妾意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