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6

    话音落地,沐蓉一脸疑惑,不知她突然说这么多话是怎么回事;英霁半低了头,微微有些惭愧;而赵晔则紧抿着唇一动不动盯着她,脸色难看到极致,不知怎么形容才好。沐景心中不知多乐呵,只是觉得对不住英霁,因为她说的不是他,可他却也是出身好的,算得上是那“名贵”之列,便有意走到他面前,轻笑道:“英郎君,谢谢你方才替我弄走那蚯蚓让我好拿花,以后这花长大了,我要告诉它你是它恩人。”说完,再也不看身后某人一眼,转身就走。沐蓉看着她离去,又看看英霁与赵晔二人,实在无理由再留下,只得朝二人欠了欠身,跟上沐景。

  沐景拿着自己的花,也不大理沐蓉,自顾自地从院子另一旁绕到屋后去,将花放上自家毡车,一点也不去管后面在方家大门外站着朝着她看了好半天才进院子的沐蓉。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爱耍些小心眼她是知道的,她小自己两岁,又是跟着方氏长大,很多事若无大的妨害她是不会费心去计较的,装傻当不知就好。可今天,先是方氏对她下药害她肚子疼得死去活来,后来沐蓉又为了与富贵俊男子搭讪而来利用她,明知她在偷听还出声让她被发现,虽然她也乐得趁此机会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但一天之内被算计两次,哪怕是圣人也得生点气吧。她不想去和她们母女斗法而搞得费心劳神又家宅不宁,却也懒得再与她们装亲热。

  放好了花,还了小铲,再洗净手后沐景便回座准备继续看杂耍,却见英霁与那赵某人也早回了座,在她走过来时赵某人不知是长了后眼睛还是怎么地突然就回头扫了一眼,目光虽只在她身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可她也分辨出那眼里似乎有某种东西的,来不及看清,她便暂且将那眼神理解为怨恨与仇视,或者,像他这样的贵族子弟会对她警告一番?至于日后报复的事应该还不至于吧,云止这般性情,必定不会与太过阴险恶毒的人来往,而且他们既是随大官来拜狄大将军墓,算是公事,应该没有太长时间逗留的,所以她刚才因为一个眼神而作出的诸多猜想多半是空想。

  只是,既然不会长时间逗留,那此后,一在繁华东京,一在偏僻汾州,相见再也无期了。

  云止……不知到许久许久之后,她能不能淡忘那杏花树下的白色身影,然后与儿女开玩笑说一句:娘亲年轻时遇见过一个让所有人女孩子都要忍不住动心的男子呢……

  想着,胸中顿时倍感惆怅,抬起头有意去寻他,却被人挡着视线终是看不见。

  她与他的距离,又岂只是中间的几个人影?纵使她不以身卑而自贱,却也知道身份的悬殊注定了他于她不过是一场少女幻梦,待明日太阳升起,一切都只沦为过往时日的回忆。

————————————————————-———————

呼叫收藏推荐留言等等看得见的鼓励~~~潜水是不对滴不对滴~~~~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就让我欢喜欢喜呗~~

心悦君兮君不知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