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4

    不远处一阵语气平平双稍嫌冷淡的唤声传来,二人同时侧过头,只见黑衣男子就站在离方家后门几步远的地方,看着这边。

  就算沐景坐车爱掀车帘看外面,没那么注意男女大防,却也不敢让人看见自己与陌生男子孤男寡女独处说话的,也怕有其他本地人听见黑衣男子的声音而从后门出来看见这情形,忙道:“我先走了。”说着便俯声抱了她那三棵小花离去。

  在她自身旁走过时英霁双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只是转过头,见她快步往前,拐过弯往大门而去才又回头。

  赵晔早已往这边走来,抬眼见沐景不见了身影,才开口道:“这女子竟有意与你搭话?”

  英霁立刻道:“不是,是我偶然在这里看到她,才站着说了几句话。”

  赵晔转头看向方家院子,神色不耐道:“这院中之人的形态你也看见了,还有那女子的父亲、弟弟,皆是市井低俗之人,想必她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别太拿不下脸,给了她相缠的机会。就算她长得有几分姿色,然而品行如此,以后做了妾或是外室也是一大祸患,惹得家中不得安宁。”

  抱着三棵刚挖的花,折回来拿小铲的沐景正好听到黑衣男子说自己,便停下了步子,待听到他后面的话,气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直到发现他回头才立刻蹲下身躲到了身旁几棵半人高的杂草后,憋着一口气恨不得立刻冲上去与他争论一番,却想到到时候情绪激动下恐怕引来院中的客人,影响自己的名誉反而得不偿失,这才没有起身。

  “这……是我自己先主动说话的,她什么也没有做,而且她也不见得……”英霁回头看了看,实在不忍在背后议论那女子的身份人品,甚至是她给自己做妾做外室的情形,便不再说下去,转了话题道:“你怎么也出来了?到时候展之不见人恐怕要找。”

  赵晔不禁皱起了眉头:“方鸿飞么,早知他如此涎皮赖脸,当初我就不出手相救了,今日出来碰到他,碰到这些人,实在败兴。”

  “他们的确是……太过火了一点,但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笑笑也就罢了,你就当出来吃些酒呗,平心而论,这里的酒菜虽不那么精致,口味却也不错。”

  听见英霁的话,沐景心里才好受了些,继而慢慢平静,意识到自己和那高傲之极的赵某人生气实在太不值,只是微微嘟了唇,想到那些什么妾什么外室的话来就气不过。

  赵晔的声音却再次传来:“一群市井谄媚之徒,对着他们,怎么吃得下,也就你还能同他们说话。”

  “姐姐,原来你在这儿呢,让我好找!”

  这突来的熟悉声音让沐景猛然一惊,立刻从草丛后回过头去,只见沐蓉正款款走来,微颔首,笑靥如花,那白皙脸庞映着随风摆动的桃红色襦裙,比三月的桃花还要俏丽三分。

——————————————————————————

外室:没有任何名份的女人,类似今之二 奶、小三

心悦君兮君不知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