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5

    听见声音,说话的两个男子怎能不看过来?偷听的沐景也再躲不下去,缓缓从杂草后站起身来。目光投到英霁身上,只见他脸上无不透着惊愕,看着自己神色很是着急尴尬,唇角微动似乎想立刻解释什么,沐景朝他温和地笑笑,示意他她心中毫不介意,再看向那面朝这边的赵某人,只见他也看着自己,竟是面色不改。

  好啊,说人坏话的都没觉得羞耻,她这个听见人说坏话的就更不会觉得怎样了,当即也神态自若起来,回头道:“妹妹怎么来了?”

  “见姐姐不在,就寻出来了。”沐蓉的笑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比往常还要娇美一些,待再往前走两步才突然一惊,似乎刚发现在场和还有旁人一般,立刻低头万福道:“不知二位官人在此,奴家打扰了。”

  赵晔瞧着她,面色不冷不淡没有分毫改变,倒是英霁朝她礼貌性地笑了笑,开口道:“无妨。”再无别的话。

  沐蓉缓缓直起身,低头半含羞道:“二位官人怎么不在院中坐着而在此说话,是嫌杂耍不好看么?乡野之地,好的杂戏班子确实不多,若早知有像二位官人这样尊贵的客人来,舅舅他们再怎么也要寻些好把戏来供二位赏玩的。”

  英霁状似无意地往沐景这边看了看,问道:“展之父亲是二位娘子的舅舅?”

  听到他的关心,沐蓉脸上飞起难以掩饰的喜悦,点头道:“正是,你们与表哥是好友么?”

  英霁笑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沐景却在这时意外地发现他与沐蓉说起话来无比自然,就像和院子里其他男客们说话差不多,而对自己说话时却……顿时有些想入非非,又欢喜雀跃起来。

  没听到回答却瞧见了笑容,沐蓉理所当然当英霁默认,立刻又说道:“我之前听表哥提起过二位官人呢,说他若是早见着二位官人英姿就不读书了,和二位官人一样做个武人不知要威风许多!”

  赵晔有些不耐,也不回话,转身似乎有离去的趋势,英霁仍是笑着不说话,看看赵晔,又看看沐景,有些迟疑是就此与赵晔一起离去还是再站会儿,毕竟此一离开,也许便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沐蓉也看出了他们二人将要离开的势态,自己无可挽留,又随英霁的目光看了沐景一眼,当即便立刻又开口道:“呀,姐姐,你平时尽种些牵牛花仙人掌什么的就算了,怎么连这野花都挖呢?扔在地上都没人要的东西呢!”

  沐景不慌不忙地笑着走出杂草丛,又走到赵晔身旁,蹲下身捡起落下的小铲说道:“可这不正是这花的可贵之处么?明明出身不好,生在荒野之地无人问津,却能凭自己的生命力不需任何人照料,甚至不看天时就长得一片一片,开美丽如此的花,结落地就能生的果。不像某些一长出就身价万贯的名贵之花,仗着那点出身,仗着那百花之上的地位,过着不挨一点风雨的日子,这也就罢了,却还偏偏自侍甚高,一副睥睨天下低贱花草的姿态,连往普通花儿旁边走一走都觉得大受侮辱。只是不知若有一天它不再有屋子遮风挡雨,不再有人加水加肥细心照料,到底会落败凋零成什么样呢?莫说开花结果,就是活下去都不是个容易的事。”

心悦君兮君不知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