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抢姻缘4

    绣儿也急,咬着唇努力想早上的粥和菜是不是真出了什么毛病,却什么也想不到,全是她做过无数遍的,怎么会吃了就坏肚子呢?无奈,抬头道:“小官人,小娘子是怎么肚子疼的,在路上没吃什么吧?”

  “在路上能有什么吃?”沐文杰皱着眉道:“突然的就说肚子疼要停车,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看姐姐的样子好像很吓人,脸都白了,还不知道要不要请大夫呢!”

  夏妈妈这时也想起沐景刚才的脸色确实不好,恐怕还不是轻微的肚子疼,一时心中又是急与李家的婚事,又是急沐景的身体,不知如何是好,急得跺脚道:“肚子疼可怎么办?绣儿,还是快让人去请大夫吧!”

  绣儿闻言马上就往外跑了几步,却又突然停下:“妈妈,张七刚刚不是赶车出去了么,让谁去请大夫啊?”

  夏妈妈此时才想到这个问题,平常往外跑的事都是张七做,现在张七不在,屋中就只有她们这几个妇人了,绣儿从孟家姨妈那儿来,这两年也没怎么出门,不太认路,自己倒是可以,只是不放心家中这几个年轻人,怕等沐景出来出错招误了方家那边的事,而且张七那快手脚跑过去都要半个多时辰,她过去恐怕要上一个时辰吧。才着急着,便听沐文杰道:“我想起来了,爹上个月不是闹过一次肚子么,后来不是请大夫开了药?喝过之后当天就好了,应该是还有多的药的。”

  他这一说,夏妈妈也记了起来,想着这治肚子疼的药不像补药,大火快点煮应该也不会出多大差错的,便立刻跑去正房那边要。

  茅房内,隐约可以听见外面的夏妈妈他们的慌乱,沐景此时肚子疼得虽没有最开始那样严重,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正是这样,她才觉得蹊跷。她身体向来少病,闹肚子的事也是小时候才有过几次,她几乎连记忆都没有了,而且就算闹,也不会这么严重,几乎疼得她昏死过去,这哪里像是普通的闹肚子?而且今天不同寻常的事还出了好几件:比如一向去方舅舅家都固执着不吃早饭的阿蓉今天破例吃了,还花了两倍的时间;从正房出来时,阿蓉神色不对,方氏神色也不对,似乎有些紧张;再到车上,方氏神色仍是紧绷,而阿蓉则一直是低着头,甚至几次与她眼神相对都不自然地移开,这是从未有过的;最后一点,便是她在说肚子疼之后。其实以方氏的性子,原本兴致冲冲去方家,自己却突然说什么肚子疼,方氏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不高兴,觉得就自己多事。之后也肯定会说忍一忍就好,去方家解决,可是她都没有,而是表现得特别关心紧张,反应超出平常的快,能瞬间就说让文杰用毛驴驮她回来,似乎是早就想好对策一样。

  外面的夏妈妈为什么这么着急?因为文杰说过,今天李家夫人会到方家做客,然后趁这机会看一下沐家的两个女儿哪个更好。

  无论是李家的家世还是李三郎的人品在这小小的西河县都是一流,夏妈妈为她稀罕,方氏当然也稀罕,身为人母,她自然要为自己的亲生女儿极力争取。凭心而论,自己这个大女儿与三女儿沐蓉相比并没有明显的落差,她是嫡长女,沐蓉却是生母还在的嫡女;她在外没有什么多的贤惠名声,沐蓉也没有什么坏名声,真要说,便是她长得看上去柔顺温婉一些,而沐蓉看上去灵动俏丽一些,她知道,很多长辈,是乐意看到媳妇柔顺温婉的,更何况,她毕竟是长女。

  也许,方氏觉得沐蓉胜出的希望不是太大,也许是想更有把握一些,所以她使出了手段。先在她的粥里下药,然后拖延时间,再上毡车,正好让她在到方家之前药性发作,她肚子疼必须回来,而方氏母女则不可能等她,所以最后她没有去成方家,而去了方家的方氏则可以和李家夫人相谈甚欢,最后给各自子女定下亲事来。

  这是完全有的可能,而且做起来也并不难,并不需要策划太多。

  沐景出来时,人看上去比先前更糟糕,脸色苍白,身子一点儿劲也没有,夏妈妈早已守在院中,立刻就将她扶进屋去。绣儿也正好端药来,立刻将药递向她。

抢姻缘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